思茅区人民法院司法信息网 > 指导性案例

正文

交强险中车上人员与第三人的界定—范小红诉钱兴江、石作富、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富源支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案

2014-07-24 11:08:58 来源: 本站

交强险中车上人员与第三人的界定
—范小红诉钱兴江、石作富、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
富源支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案
【案件基本信息】
1.判决书字号
云南省普洱市思茅区人民法院(2012)思民初字第892号民事判决书。
云南省普洱市中级人民法院(2013)普中民终字第34号民事判决书。
2.案由: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
3.当事人:
原告(上诉人):范小红。
被告(被上诉人):钱兴江。
被告(被上诉人):石作富。
被告(上诉人):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富源支公司(以下简称人财保富源公司)
【基本案情】
2011年11月29日钱兴江驾驶车主为石作富、投保交强险于人财保富源公司的云DHF913号小型越野客车由思茅往澜沧方向行驶至昆孟线K832+200处时,由于操作不当致使车辆驶出路面翻下南侧20的山坡上,造成范小红被甩出车外受伤的交通事故经交警部门作出《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确认钱兴江承担此事故全部责任,乘车人付跃友、范建平及范小红不承担事故责任。范小红于当日被送往普洱市人民医院救治,经诊断为:1.重型颅脑损伤:头皮裂伤,左颞骨骨折,左颞部硬膜下血肿,左颞叶脑挫裂伤,蛛网膜下腔出血;2.右肱骨骨折。该院为范小红进行左侧颞顶部去骨瓣减压颅内血肿清除术及左枕部颅内血肿清除术,术后给予对症治疗至2012年1月11日,共住院43天,所产生的医疗费58460.39元全部由钱兴江、石作富支付。出院时范小红右肩关节活动受限,医嘱原告继续服药治疗,加强患肢功能锻炼,注意休息,不适随诊,半年后行颅骨修补。范小红于2012年4月23日住进云南省第一人民医院治疗并进行颅脑损伤术后左额颞骨缺损区钛板修补术,术后给予对症治疗至2012年5月18日,共住院25天,住院期间需陪护。范小红自行支付医疗费共计38773.35元,钱兴江、石作富支付范小红医疗费26000.00元。范小红因伤就医往返普洱、昆明及富源之间产生交通费666.00元、住宿费804.00元。
2012年6月8日,经昆明法医院司法鉴定中心鉴定并出具《司法鉴定意见书》,范小红因此次车祸致IQ=63,智商等级为轻度智力功能障碍,颅骨缺损范围约80cm2以上,右上肢经权重指数计算丧失活动功能达10%以上,达到三项伤残级别[Ⅶ(柒)级、Ⅹ(拾)级、Ⅹ(拾)级],最高伤残级别为Ⅶ(柒)级伤残,部分丧失劳动能力,后期医疗费评估约需12000.00元。2012年9月13日,经昆明法医院司法鉴定中心鉴定并出具《司法鉴定意见书》,范小红此次损伤的休息期综合评定为300日,营养期90日,护理期150日,支出检查及鉴定费共计4060.00元。
此事故发生于保险期间,范小红在事故发生时无业。范小红与儿子范贤(2006年12月22日生)、父亲范六斤(1952年4月13日生)母杨竹妹(1956年3月18日生)均农村居民。范六斤及杨竹妹共育有三个孩子。石作富与钱兴江是朋友,与付跃友、范建平、范小红共同相约驾车从曲靖到孟连。钱兴江、石作富对范小红所诉事实无异议,但范小红的赔偿标准应按农村居民计算,应由保险公司在第三者责任保险范围内承担赔偿责任,超出部分再由二人承担。人财保富源公司不认可“范小红被甩出车外被碾压受伤”的陈述,范小红是本车乘客,不适用交强险和第三者责任险,石作富投保的车上责任险只买了驾驶员一个,其已赔付,请驳回范小红的诉讼请求。
【案件焦点】
1.范小红是车上人员还是第三人,其损失是否属于交强险理赔范围;2.车主石作富有无过错,是否应承担赔偿责任。
【法院裁判要旨】
普洱市思茅区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人身伤亡、财产损失的,由保险公司在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不足的部分,由有过错的一方承担赔偿责任。交警部门出具的《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原告系被甩出车外后受伤,即事故发生时原告已不在车上,其身份已从车上人员转换为第三人。钱兴江承担此事故的全部责任,范小红不承担事故责任,肇事车辆投保交强险于人财保富源公司,因此人财保富源公司应在交强险限额内承担赔偿责任,超出交强险限额的部分由钱兴江承担。
当事人对造成损害均无过错,但一方是在为对方的利益或者共同的利益进行活动的过程中受到损害的,可以责令对方或者受益人给予一定的经济补偿。石作富对范小红的损伤虽无过错,但范小红是在与石作富、钱兴江等人共同相约驾车从曲靖到孟连路途中受伤,作为肇事车辆的车主,其在钱兴江承担的赔偿范围内适当分担部分责任。
普洱市思茅区人民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六条、第四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二条,作出如下判决:
1.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富源支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五日内赔偿原告范小红医疗费、后续治疗费、住院伙食补助费、营养费、护理费、误工费、残疾赔偿金、交通费、住宿费、被抚养人生活费、精神损害抚慰金共计80921.60
2.由被告钱兴江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五日内赔偿原告范小红医疗费、后续治疗费、住院伙食补助费、营养费、鉴定费共计21573.35元;
3.被告石作富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五日内赔偿原告范小红医疗费、后续治疗费、住院伙食补助费、营养费、鉴定费共计5000.00元;
4.驳回原告范小红的其他诉讼请求。
范小红、人财保富源公司均不服一审判决提起上诉。普洱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认为:一审认定事实清楚,审判程序合法,适用法律正确,判处恰当,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作出如下判决: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法官后语
     本案处理重点在于对受害人身份性质的认定,应综合两方面考量:一是在时间上应以发生交通事故的那一瞬间,即“车辆接触身体”为时间节点;二是在空间上以机动车为考量对象,即在事故发生时,在机动车上的为乘车人员,在车外为第三者。因机动车仅是一种交通工具,任何人都不可能永久地置于机动车辆上,故机动车辆保险合同中所涉及的“车上人员”与“第三者”均不是永久的、固定不变的身份,二者仅是相对空间概念,在特定情况下可以随特定时空条件的改变而发生转换。因保险车辆发生意外事故而受害的人,如果是在事故发生时间节点之前身在车内则是“车上人员”,在事故发生时已置于保险车辆之外则应当属于“第三者”。本案中,受害人范小红在事故发生的瞬间,已从车内甩出车外,其与机动车的身体依附关系已切断,其受伤时已是身处车外的人,其身份性质也从“车上人员”转换为“第三者”,故依法应当获得交强险的赔偿。另,从交强险的性质来看,交强险区别于一般商业保险,其根本目的在于保护交通事故的受害人,使受害人能够得到及时的救济和补偿,而非在于转移保险人的风险。因此,交强险除具有一般保险的风险管理功能外,还具有社会保障功能,其不以盈利为目的,在性质上属于政策性保险,是一种法定的责任保险。综上,本案受害人范小红为第三者,依法应当得到交强险的赔偿。
 
 
 
 
 
 
 
 
 
 
 
 
云 南 省 普 洱 市 思 茅 区 人 民 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2)思民初字第892号
 
原告范小红,男,汉族,1979年5月15日生,小学文化,云南省曲靖市富源县人,无业,现住云南省曲靖市富源县中安镇多乐村委会山立哨村68号。身份证号码:532225197905150317。
委托代理人范开发,男,1982年9月22日生,汉族,初中文化,云南省曲靖市富源县人,务工人员,现住昆明市西山公安分局福海派出所李家地村新村50号105室。身份证号码:530325198209220332。代理权限:特别授权代理。
委托代理人戴红梅,女,云南典传律师事务所律师。代理权限:特别授权代理。
被告钱兴江,男,1979年12月14日生,汉族,初中文化云南省宣威市人,农民,现住云南省宣威市宛水街道柳林社区石坡村25号。身份证号码:532224197912140073。
被告石作富,男,1973年8月29日生,汉族,初中文化,云南省曲靖市富源县人,农民,现住云南省曲靖市富源县后所镇迤后所村委会迤后所村320号。身份证号码:532225197308290514。
二被告共同委托代理人梁勇,男,振兴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代理权限:特别授权代理。
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富源支公司。
地址:云南省曲靖市富源县中安镇金城北路。
负责人王丽,该公司经理。
委托代理人耿学联,男,云南大格律师事务所律师。代理权限:特别授权代理。
原告范小红与被告钱兴江、石作富、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富源支公司(以下简称保险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本院于2012年10月16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2年11月22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范小红的委托代理人范开发、戴红梅、被告钱兴江、石作富的共同委托代理人梁勇、被告保险公司的委托代理人耿学联均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范小红诉称,2011年11月29日,被告钱兴江驾驶被告石作富所有的云DHF913号小型普通客车(该车在被告保险公司处投保了交强险及商业险),由思茅往澜沧方向行驶,行至昆孟线K832+200处时,由于被告钱兴江违法驾驶,操作不当,致使坐在车内的原告被甩出车窗外,后肇事车辆从原告身上翻滚碾压过去,致使原告受伤。经普洱公安局思茅分局交通警察大队认定,被告钱兴江承担此次交通事故的全部责任。此次事故给原告带来了极大的经济及精神损失,给原告及其家人留下了无法弥补的伤害,为维护自身合法权益,原告诉至法院请求判令:1、被告钱兴江、石作富连带赔偿原告因此次交通事故造成的各项经济损失:医疗费45533.35元、误工费40000.00元、残疾赔偿金156038.40元、被抚养人生活费44240.00元、护理费12000.00元、营养费4500.00元、住院伙食补助费3400.00元、后续治疗费12000.00元、食宿费4500.00元、交通费3000.00元、鉴定费3900.00元、精神抚慰金15000.00元,共计344111.75元。2、被告保险公司在保险责任范围内承担赔偿责任。
被告钱兴江、石作富辩称,对原告所诉事实无异议,属实。对原告主张的诉讼请求,应当按照农村人口计算。普洱市医院的医疗费二被告已全部支付,由保险公司在第三者责任保险范围内承担赔偿责任,超出部分由二被告承担,驳回原告多诉的部分。
被告保险公司辩称,1、原告是本车乘客,不适用交强险和第三者责任险;2、被告石作富投保的车上责任险只买了驾驶员一个,被告保险公司已经赔付;3、被告保险公司不认可“原告被甩出车外被碾压受伤”的陈述。综上,请驳回原告对被告保险公司的诉讼请求。
原告范小红为证明自己的诉讼主张,向本院提交了如下证据材料:
1、《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一份,用以证明:⑴、发生本次交通事故的基本事实;⑵、被告石作富系本案肇事车辆的所有人;⑶、被告钱兴江承担此次事故全部责任。
被告钱兴江、石作富质证对该组证据材料无异议,认可。
被告保险公司质证对该组证据材料无异议,认可,该组证据材料同时能证明原告是本车乘客。
2、普洱市人民医院《住院病历》、《住院证》、《入院记录》、《手术记录》、《出院记录》各一份、《委托书》一份、云南省第一人民医院《住院病历》、《出院证》各一份、《证明书》二份、《医疗收费收据》四份、《证明》一份,用以证明:⑴、原告因此次交通事故受伤后在普洱市人民医院住院治疗,共住院43天,原告住院后进行多次手术,术后需加强营养,原告出院时右肩关节活动受限,出院医嘱要求原告继续服用药物治疗,注意休息,半年后进行颅骨修补手术;⑵、原告因此次事故在云南省第一人民医院进行手术治疗,共住院25天,原告住院期间需专人陪护,术后需要加强营养;⑶、原告因此次事故自己支付医疗费用45533.35元。
被告钱兴江、石作富、保险公司质证认可该组证据材料的真实性,但不认可草药费6600.00元,对其余证据材料无异议。
3、《鉴定意见书》四份、《病历本》、《诊断证明书》、《智力测试报告》、《医疗收费收据》各一份、《鉴定费发票》二份,用以证明:⑴、经鉴定,原告伤残等级为一个七级、两个十级,原告的劳动能力丧失程度为部分丧失劳动能力,原告还需后续治疗费12000.00元,原告此次损伤营养期为90日,护理期为150日;⑵、经诊断,原告因此次事故造成轻度智力功能障碍,花去诊断费用160.00元;⑶、原告支出鉴定费3900.00元。
被告钱兴江、石作富、保险公司质证认可该组证据材料的真实性,不认可证明内容。原告所做的智力诊断加大费用,劳动能力的鉴定也是加大费用,对于多做的鉴定费用应当由原告承担。营养期只认可原告住院期间的天数。认可原告的伤残鉴定、部分丧失劳动能力及后续治疗费。
4、《云南省劳动合同书》二份、《证明》、《营业执照》(正本、副本)各一份、《户口本》、《离婚证》、《离婚协议书》各一份、《交通费发票》二十张、《保单》七张、《食宿费票据》十五张,用以证明:⑴、原告自2008年7月16日开始至2011年8月5日止一直在兴茂煤矿工作,月平均工资为4000.00元;⑵、原告共有三个被抚养人;⑶、原告及其家属因为此次交通事故产生的部分交通费,支出食宿费4500.00元的事实。
被告钱兴江、石作富质证不认可《云南省劳动合同书》、《证明》及《营业执照》的证明目的,原告还需提供工资花名册及劳动部门的备案情况。认可《户口本》、《离婚证》、《离婚协议书》的真实性,不认可其证明目的,孩子应由父母双方抚养,不应只由一方抚养。认可在普洱市住院期间的交通费,超出的部分不认可。不认可食宿费中的超市购物小票。认可原告回宣威的车票,昆明的车票只认可两个人的。在思茅期间的食宿费被告已经付清,不认可食宿费。
被告保险公司同意被告钱兴江、石作富的质证意见,但与其缺乏关联性。
5、《询问笔录》五份、《现场勘查笔录》一份,用以证明:⑴、原告与被告钱兴江、石作富在事故发生时都在现场,能证明原告被甩出车外及甩出车外发生的事情,能还原事故发生的真相。⑵、被告钱兴江为被告石作富开车的事实。
被告钱兴江、石作富质证对该组证据材料无异议,认可,但不认可被告钱兴江为被告石作富开车,是大家一起出来玩,换着开车。
被告保险公司质证对该组证据材料的真实性无异议,但不认可第一项证明目的。
6证人范建平的证言,该证人出庭证实:2011年冬月初五,被告石作富找其一起到普洱做活,在路上发生了交通事故,当时车撞在护栏上,玻璃碎了,其和原告范小红就被甩出车外,车就从其和范小红的身上压过去,其脚被压断,原告范小红的伤更重。
被告钱兴江、石作富质证对范建平的证言予以认可。
被告保险公司质证对范建平的证言不予认可,证人与范小红系亲属关系,其证言与交警的笔录不符。
被告钱兴江、石作富为证实自己的答辩主张,向本院提交如下证据材料:
1《汇款凭证》四张,《收据》二份,用以证明二被告支付原告38000.00元的事实。
原告范小红质证对该组证据材料无异议,认可。二被告支付原告共计38000.00元。
被告保险公司质证对该组证据材料无异议,认可。
 
被告保险公司为证实自己的答辩主张,向本院提交如下证据材料:
1、《保险单》一份,用以证明本次交通事故肇事车辆在被告保险公司购买了交强险及商业险。
原告范小红及被告钱兴江、石作富质证对该组证据材料予以认可,无异议。
2、《机动车辆保险索赔申请书》一份、《理赔单》一份,用以证明本次交通事故肇事车辆的车主石作富已向被告保险公司索赔,被告保险公司已向被保险人石作富做出相应赔偿。被保险人石作富在向被告保险公司索赔时明确承诺“本车人伤不找保险公司索赔”。
原告范小红质证认可《机动车辆保险索赔申请书》的真实性,不认可其合法性、关联性。该证系石作富单方做出,对范小红无约束力。《理赔单》与范小红无关。
被告钱兴江、石作富质证认可该组证据材料的真实性,如法庭调查查明原告范小红系甩出车外受伤,应当由交强险赔偿。
对原、被告提交的证据材料,本院认证如下:
原告范小红提交的第1、5组证据材料,《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询问笔录》及《现场勘查笔录》,是普洱市公安局思茅分局交警大队经过对交通事故的调查处理依法作出的公文性文书及笔录,证据材料来源合法,内容真实,本院予以采信。第2组证据材料,《证明》非国家法定医疗机构出具,来源及形式不合法,真实性无法确定,故本院不予采信;对第2组的其余证据材料的来源及形式合法、内容客观真实,三被告质证均无异议,本院予以采信。第3组证据材料,《鉴定意见书》是鉴定机构根据专业知识、依据公平、公正、合法的原则作出的鉴定结论,鉴定过程符合相关法律规定,本院予以采信;《鉴定费发票》的来源及形式合法,内容客观真实,能够证实原告做伤残鉴定产生鉴定费3900.00元的事实,本院予以采信;《病历本》、《诊断证明书》、《智力测试报告》、《医疗收费收据》的来源及形式合法、内容客观真实,与本案具有关联性,本院予以采信。第4组证据材料,《云南省劳动合同书》、《证明》及《营业执照》的来源及形式合法,但不能证实原告主张的证明内容,故对其证明内容本院不予采信。《户口本》、《离婚证》、《离婚协议书》三被告质证认可其真实性,故本院对该证据材料的真实性予以确认。《交通费发票》、《保单》及《收款收据》,结合原告提供的第2组证据材料,原告因伤就医往返普洱、昆明及富源之间产生交通费666.00元、住宿费804.00元,本院予以确认;《食宿费票据》中的超市购物小票非国家正式发票,来源及形式不合法,真实性无法确定,故本院不予采信。第6组证据材料,证人范建平的证言与原告提供的第5组证据材料能够相互印证,形成证据锁链,能够证实原告被甩出车外受伤的事实经过,本院予以采信。
被告钱兴江、石作富提交的第1组证据材料,原告及被告保险公司均质证予以认可,本院予以采信。
被告保险公司提交的第1组证据材料,原告及被告钱兴江、石作富均质证予以认可,本院予以采信。第2组证据材料,原告及被告钱兴江、石作富质证认可其真实性,故本院对该组证据材料的真实性予以确认。
根据庭审和质证,本院确认以下法律事实:
2011年11月29日,被告钱兴江驾驶云DHF913号小型越野客车由思茅往澜沧方向行驶,18时25分许,当其行至昆孟线K832+200处时,由于操作不当致使车辆驶出路面翻下南侧20的山坡上,造成被告钱兴江及乘坐人付跃友、范建平及原告范小红受伤,车辆受损的道路交通事故。原告范小红系被甩出车外受伤,经普洱市公安局思茅分局交通警察大队作出思公(交)认字【2011】第5308020201100037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确认被告钱兴江承担该起交通事故的全部责任,付跃友、范建平及原告范小红不承担该起交通事故责任。事故发生后,原告范小红于当日被送往普洱市人民医院救治,经诊断原告范小红为:1、重型颅脑损伤:头皮裂伤,左颞骨骨折,左颞部硬膜下血肿,左颞叶脑挫裂伤,蛛网膜下腔出血;2、右肱骨骨折。该院为原告进行左侧颞顶部去骨瓣减压颅内血肿清除术及左枕部颅内血肿清除术,术后给予止血、抗炎、脱水、营养神经细胞等对症支持治疗至2012年1月11日,共住院43天,所产生的医疗费用全部由被告钱兴江、石作富支付。出院时原告右肩关节活动受限,医嘱原告继续服药治疗,加强患肢功能锻炼,注意休息,不适随诊,半年后行颅骨修补。其后原告范小红继续就医治疗,2012年4月23日,原告住进云南省第一人民医院治疗并进行颅脑损伤术后左额颞骨缺损区钛板修补术,术后给予止血、对症、营养神经药物治疗,促进术口愈合至2012年5月18日,共住院25天,住院期间需陪护。原告自行支付医疗费共计38773.35元,被告钱兴江、石作富支付原告医疗费26000.00元。原告因伤就医往返普洱、昆明及富源之间产生交通费666.00元、住宿费804.00元。庭审中原、被告双方共同确认在原告已产生的38773.35元医疗费外,被告钱兴江、石作富另行支付原告在普洱市人民医院住院治疗产生的医疗费共计58460.39元,双方均表示不在本案中主张该笔医疗费。
2012年6月8日,经昆明法医院司法鉴定中心鉴定并出具昆法鉴中心(2012)法鉴字LC第2342-2、2342-3、2342-5号《司法鉴定意见书》,原告范小红因此次车祸致IQ=63,智商等级为轻度智力功能障碍,颅骨缺损范围约80cm2以上,右上肢经权重指数计算丧失活动功能达10%以上,达到三项伤残级别[Ⅶ(柒)级、Ⅹ(拾)级、Ⅹ(拾)级],最高伤残级别为Ⅶ(柒)级伤残,部分丧失劳动能力,后期医疗费评估约需12000.00元。2012年9月13日,经昆明法医院司法鉴定中心鉴定并出具昆法鉴中心(2012)LC鉴字第3855号《司法鉴定意见书》,原告此次损伤的休息期综合评定为300日,营养期90日,护理期150日。原告支出检查及鉴定费共计4060.00元。
云DHF913号小型越野客车车主为被告石作富,被告石作富已向被告保险公司投保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保险期间自2011年1月27日0时起至2012年1月26日24时止,保险责任限额122000.00元(死亡伤残赔偿限额110000.00元、医疗费用赔偿限额10000.00元、财产损失赔偿限额2000.00元)。被告石作富与被告钱兴江是朋友,与付跃友、范建平、原告范小红共同相约驾车从曲靖到孟连。
另查明,原告范小红系云南省曲靖市富源县中安镇多乐村委会山立哨村村民,原告与前妻杨冬梅生育的儿子范贤(2006年12月22日生)及原告的父亲范六斤(1952年4月13日生)、母亲杨竹妹(1956年3月18日生)同系该村村民。范六斤及杨竹妹共育有三个孩子,长子范小红、次子范开发、三子范开吉。原告范小红在事故发生时无业。
本院认为,公民的生命健康权依法应受到保护,被告钱兴江驾驶云DHF913号小型越野客车因操作不当致使车辆驶出路面翻下南侧20米的山坡上,造成原告范小红受伤,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零六条第二款、第三款的规定:“公民、法人由于过错侵害国家的、集体的财产,侵害他人财产、人身的,应当承担民事责任;没有过错,但法律规定应当承担民事责任的,应当承担民事责任。”《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六条规定:“侵害他人造成人身损害的,应当赔偿医疗费、护理费、交通费等为治疗和康复支出的合理费用,以及因误工减少的收入。造成残疾的,还应当赔偿残疾生活辅助具费和残疾赔偿金。造成死亡的,还应当赔偿丧葬费和死亡赔偿金。”故原告请求被告承担赔偿责任的请求,本院予以支持。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一、二款之规定:“受害人遭受人身损害,因就医治疗支出的各项费用以及因误工减少的收入,包括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交通费、住宿费、住院伙食补助费、必要的营养费,赔偿义务人应当予以赔偿。受害人因伤致残的,其因增加生活上需要所支出的必要费用以及因丧失劳动能力导致的收入损失,包括残疾赔偿金、残疾辅助器具费、被扶养人生活费,以及因康复护理、继续治疗实际发生的必要的康复费、护理费、后续治疗费,赔偿义务人也应当予以赔偿。”据此,原告主张的赔偿数额和计算方法,应参照《2012年云南省道路交通事故人身损害赔偿有关费用的计算标准》结合本案的实际情况,本院作如下分析认定:
(一)医疗费、后续治疗费。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九条第一款之规定:“医疗费根据医疗机构出具的医药费、住院费等收款凭证,结合病历和诊断证明等相关证据确定。赔偿义务人对治疗的必要性和合理性有异议的,应当承担相应的举证责任。”原告范小红从普洱市人民医院出院后继续就医并到云南省第一人民医院住院治疗,原告自行支付医疗费共计12773.35元,被告钱兴江、石作富支付原告医疗费26000.00元,本院予以确认。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九条第二款之规定:“医疗费的赔偿数额,按照一审法庭辩论终结前实际发生的数额确定。器官功能恢复训练所必要的康复费、适当的整容费以及其他后续治疗费,赔偿权利人可以待实际发生后另行起诉。但根据医疗证明或者鉴定结论确定必然发生的费用,可以与已经发生的医疗费一并予以赔偿。”经鉴定,原告的后期医疗费评估约需12000.00元,故对原告主张的后续治疗费12000.00元本院予以支持。
(二)误工费。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条之规定:“误工费根据受害人的误工时间和收入状况确定。误工时间根据受害人接受治疗的医疗机构出具的证明确定。受害人因伤致残持续误工的,误工时间可以计算至定残日前一天。受害人有固定收入的,误工费按照实际减少的收入计算。受害人无固定收入的,按照其最近三年的平均收入计算;受害人不能举证证明其最近三年的平均收入状况的,可以参照受诉法院所在地相同或者相近行业上一年度职工的平均工资计算。”原告并未提供有效证据证实其固定收入状况或最近三年的平均收入,应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庭审查明原告系农村居民,事故发生时无业,故其误工费应参照2011年云南省农民人均纯收入4722.00元计算,自2011年11月29日原告受伤至2012年6月8日原告定残共190天,应为2458.00元(4722.00元/年÷365天×190天=2458.00元)。故对原告主张的误工费40000.00元本院予以部分支持2458.00元。
(三)护理费。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一条之规定:“护理费根据护理人员的收入状况和护理人数、护理期限确定。护理人员有收入的,参照误工费的规定计算;护理人员没有收入或者雇佣护工的,参照当地护工从事同等级别护理的劳务报酬标准计算。护理人员原则上为一人,但医疗机构或者鉴定机构有明确意见的,可以参照确定护理人员人数。护理期限应计算至受害人恢复生活自理能力时止。受害人因残疾不能恢复生活自理能力的,可以根据其年龄、健康状况等因素确定合理的护理期限,但最长不超过二十年。”经鉴定,原告此次损伤的护理期150日,结合本地护工劳务报酬标准60.00元/天,应为9000.00元(60.00元/天×150天=9000.00元)。故对原告主张的护理费12000.00元本院予以部分支持9000.00元。
(四)交通费、住宿费。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二条之规定:“交通费根据受害人及其必要的陪护人员因就医或者转院治疗实际发生的费用计算。交通费应当以正式票据为凭;有关凭据应当与就医地点、时间、人数、次数相符合。”原告因伤就医往返普洱、昆明及富源之间产生交通费666.00元、住宿费804.00元,故对原告主张的交通费3000.00元本院予以部分支持666.00元,对原告主张的食宿费4500.00元本院予以部分支持804.00元。
(五)住院伙食补助费。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三条规定:“住院伙食补助费可以参照当地国家机关一般工作人员的出差伙食补助标准予以确定。”参照云南省省级国家机关、事业单位工作人员出差补助开支标准,伙食补助费50.00元/人/天,原告共住院治疗68天,住院伙食补助费为3400.00元(50.00元/天×68天=3400.00元),故对原告主张的住院伙食补助费3400.00元本院予以支持。
(六)营养费。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四条之规定:“营养费根据受害人伤残情况参照医疗机构的意见确定。”原告系重型颅脑损伤,连续三次手术,术后需加强营养以促进术口愈合。经鉴定,原告此次损伤的营养期90日,原告主张营养费按照50.00元/天计算为4500.00元。结合本案案情,本院认为原告的该项主张与其伤情相符,故予以支持。
(七)残疾赔偿金、鉴定费。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五条规定:“残疾赔偿金根据受害人丧失劳动能力程度或者伤残等级,按照受诉法院所在地上一年度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或者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标准,自定残之日起按二十年计算。但六十周岁以上的,年龄每增加一岁减少一年;七十五周岁以上的,按五年计算。”经鉴定,原告的损伤达到三项伤残级别[Ⅶ(柒)级、Ⅹ(拾)级、Ⅹ(拾)级],最高伤残级别为Ⅶ(柒)级伤残。原告系农村居民,按照2011年云南省农民人均纯收入4722.00元的标准计算,原告的残疾赔偿金为41553.60元[4722.00元/年×20年×(40%+2%+2%)=41553.60元],故对原告主张的残疾赔偿金156038.40元本院予以部分支持41553.60元。另,原告因做鉴定而支付的费用也应由被告赔偿,故本院对原告主张的鉴定费3900.00元予以支持。
(八)被抚养人生活费。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八条规定:“被扶养人生活费根据扶养人丧失劳动能力程度,按照受诉法院所在地上一年度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性支出和农村居民人均年生活消费支出标准计算。被扶养人为未成年人的,计算至十八周岁;被扶养人无劳动能力又无其他生活来源的,计算二十年。但六十周岁以上的,年龄每增加一岁减少一年;七十五周岁以上的,按五年计算。被扶养人是指受害人依法应当承担扶养义务的未成年人或者丧失劳动能力又无其他生活来源的成年近亲属。被扶养人还有其他扶养人的,赔偿义务人只赔偿受害人依法应当负担的部分。被扶养人有数人的,年赔偿总额累计不超过上一年度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性支出额或者农村居民人均年生活消费支出额。”原告主张被抚养人儿子范贤的生活费。经鉴定,原告部分丧失劳动能力,原告与前妻杨冬梅生育儿子范贤5周岁,系未成年人,其生活费应计算至其18周岁。原告主张其与杨冬梅已离婚,范贤由其个人抚养,本院认为抚养孩子是父母的共同义务,原告前妻杨冬梅系范贤的另一抚养人,被告只赔偿原告依法应当负担的部分,即范贤50%的生活费。按照2011年云南省农村居民人均年生活消费支出4000.00元的标准计算,被抚养人范贤的生活费为11440.00元[4000.00元/年×(40%+2%+2%)×13年×50%=11440.00元]。原告主张被抚养人其父母的生活费。《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规定:“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原告未提供证据证实其父母丧失劳动能力又无其他生活来源的事实,应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故对原告的该项主张本院不予支持。
(九)精神损害抚慰金。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八条之规定:“受害人或者死者近亲属遭受精神损害,赔偿权利人向人民法院请求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的,适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予以确定。”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条之规定,结合本案案情,该起交通事故致使原告范小红受伤达三项伤残级别,最高伤残级别为Ⅶ(柒)级伤残,原告的精神遭受重大创伤和痛苦,根据普洱市思茅区的经济及生活水平,结合本案案情本院酌定为5000.00元,故原告主张被告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15000.00的诉讼请求本院予以部分支持5000.00元。
综上所述,对原告主张的医疗费等各项损失费用共计344111.75元,本院予以部分支持。即确认原告的医疗费38773.35元(含被告钱兴江、石作富支付的26000.00元)、后续治疗费12000.00元、误工费2458.00元、护理费9000.00元、交通费666.00元、住宿费804.00元、住院伙食补助费3400.00元、营养费4500.00元、残疾赔偿金41553.60元、鉴定费3900.00元、被抚养人生活费11440.0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5000.00元,共计133494.95元。
对原告主张三被告承担的民事赔偿责任作如下分析认定:
《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法》第四十八条规定:“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损害的,依照道路交通安全法的有关规定承担赔偿责任。”《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第一款规定:“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人身伤亡、财产损失的,由保险公司在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不足的部分,按照下列规定承担赔偿责任:(一)机动车之间发生交通事故的,由有过错的一方承担赔偿责任;双方都有过错的,按照各自过错的比例分担责任。 (二)机动车与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之间发生交通事故,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没有过错的,由机动车一方承担赔偿责任;有证据证明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有过错的,根据过错程度适当减轻机动车一方的赔偿责任;机动车一方没有过错的,承担不超过百分之十的赔偿责任。”经普洱市公安局思茅分局交通警察大队作出思公(交)认字【2011】第5308020201100037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确认被告钱兴江承担该起交通事故的全部责任,原告范小红不承担该起交通事故责任,故被告钱兴江应对原告承担赔偿责任。肇事车辆云DHF913号小型越野客车车主被告石作富已向被告保险公司投保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原告系被甩出车外后受伤,即事故发生时原告已不在车上,其身份已从车上人员转换为第三人,因此被告保险公司应在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限额内承担赔偿责任。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二条规定:“当事人对造成损害都没有过错的,可以根据实际情况,由当事人分担民事责任。”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试行)》第一百五十七条规定:“当事人对造成损害均无过错,但一方是在为对方的利益或者共同的利益进行活动的过程中受到损害的,可以责令对方或者受益人给予一定的经济补偿。被告石作富对原告的损伤虽无过错,但原告是在与被告石作富、被告钱兴江等人共同相约驾车从曲靖到孟连路途中受伤,作为肇事车辆的车主,其应在被告钱兴江承担的赔偿范围内分担部分责任。
本案肇事车辆云DHF913号小型越野客车在被告保险公司处投保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其中死亡伤残赔偿限额110000.00元、医疗费用赔偿限额10000.00元。原告应获赔医疗费38773.35元、后续治疗费12000.00元、住院伙食补助费3400.00元、营养费4500.00元,上述三项共计58673.35元。被告保险公司应在交强险医疗费用赔偿限额10000.00元内予以赔偿其余原告各项损失共计70921.60元,未超出保险公司交强险的赔偿范围,应由被告保险公司承担赔偿责任。超出交强险医疗费用赔偿限额10000.00元的损失48673.35元及不属于交强险赔偿范围内的鉴定费3900.00元,两项合计52573.35元,扣除被告钱兴江、石作富已付的26000.00元为26573.35元,应由被告钱兴江承担赔偿责任。被告石作富应在被告钱兴江承担的赔偿范围内分担部分责任,本院认为由被告石作富承担5000.00元的赔偿责任较为公平合理。
综上,被告保险公司应赔付原告医疗费用等各项损失共计80921.60元,被告钱兴江应赔偿原告各项损失21573.35元、被告石作富应赔偿原告各项损失5000.00元。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零六条、第一百三十二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六条、第四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试行)》第一百五十七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十八条、第十九条、第二十条、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三条、第二十四条、第二十五条、第二十八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由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富源支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五日内赔偿原告范小红医疗费、后续治疗费、住院伙食补助费、营养费、护理费、误工费、残疾赔偿金、交通费、住宿费、被抚养人生活费、精神损害抚慰金共计80921.60
二、由被告钱兴江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五日内赔偿原告范小红医疗费、后续治疗费、住院伙食补助费、营养费、鉴定费共计21573.35元;
三、由被告石作富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五日内赔偿原告范小红医疗费、后续治疗费、住院伙食补助费、营养费、鉴定费共计5000.00元;
四、驳回原告范小红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九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2220.00元,由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富源支公司承担522.00元,被告钱兴江承担139.00元,被告石作富承担32.00元,原告范小红承担1527.00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云南省普洱市中级人民法院。
双方当事人均服判的,本判决即发生法律效力。若负有义务的当事人不自动履行本判决,享有权利的当事人可在判决规定的履行期限届满后的二年内向本院申请强制执行。
 
 
 
 
 
 
审 判 长          
审 判 员          
 人民陪审员       李 亚 玲
 
二0一二 年 十二 月 三日
 
书 记 员       郑 润 山

技术支持:北京华宇信息技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