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茅区人民法院司法信息网 > 指导性案例

正文

同一侵权行为造成不同户籍的人死亡的赔偿——邱吉超、李开雨诉刀新林、谢保仙、刀志宏、刀二诺、刀智斌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纠纷一案

2014-07-24 11:12:42 来源: 本站

同一侵权行为造成不同户籍的人死亡的赔偿
      ——邱吉超、李开雨诉刀新林、谢保仙、刀志宏、刀二诺、刀智斌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纠纷一案
【案件基本信息】
1.判决书字号
一审判决书:云南省普洱市思茅区人民法院(2013)民字第544号判决书。
2.案由: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纠纷。
3.当事人:
原告邱吉超、李开雨
被告新林、谢保仙、刀志宏、刀二诺、刀智斌
【基本案情】
原告邱吉超、李开雨系夫妻,居住在思茅区龙潭乡农贸市场旁。原告之子邱嘉庆出生于2009年2月28日,就读龙潭乡中心小学附属春蕾幼儿园小班。2013年3月27日,因邱嘉庆生病,原告未送邱嘉庆到幼儿园上学,也未向班主任请假。当日恰逢龙潭乡赶集,农贸市场人员较多,午后,邱嘉庆到严青的爷爷严秀平、奶奶代启桂经营的百货店与严青一起玩耍,严青出生于2008年5月5日,与邱嘉庆系同班同学,当日也因为生病未上学。约16时许,邱嘉庆的母亲李开雨发现邱嘉庆不在家时,即开始寻找,直至18时30分,严青的爷爷严秀平在农贸市场背后石挡墙下的水塘里打捞出溺水的邱嘉庆和严青,严青的奶奶代启桂向龙潭派出所报警,派出所民警接警后赶到出事现场将严青和邱嘉庆送到龙潭乡卫生院抢救。但严青和邱嘉庆在送达卫生院时已无生命体征,虽经医院积极组织抢救,仍无生命体征恢复迹象,龙潭乡卫生院于2013年3月27日19时30分宣布临床死亡。
被告刀新林与被告谢保仙系夫妻,共同生育被告刀志宏、刀二诺、刀智斌。被告刀新林承包户有被告刀新林、谢保仙、刀志宏、刀二诺、刀智斌。邱嘉庆、严青溺水死亡的水塘位于被告刀新林户承包地内,地块名称“那老带”,系干田,该地地处龙潭乡农贸市场的石挡墙下,与石挡墙相连,挡墙高约4米,挡墙边有约1.5米高的钢管和钢筋焊接的防护栏,与“那老带”干田地基呈垂直状的高坎,高低相距约4米多,无路可以直接通行。水塘即在挡墙脚下的承包地内,深度约1米左右,该水塘在砌石挡墙时就已存在,因自然浸水,附近种地的村民会到水塘取水浇地。2013年3月,被告刀志宏、刀智斌未办理相关用地手续,被告刀志宏即在“那老带”干田施工建房,被告刀智斌则修建停车场。为了方便施工及运输建房所需材料的车辆通行,被告刀志宏、刀智斌即将农贸市场挡墙边焊接的防护栏切割开后,顺防护栏切口处采用回填土的方式往下铺出一条沙土路,使得原来没有路的地方有了一条车辆和行人都能随意自农贸市场下至“那老带”干田,或自“那老带”干田上至农贸市场的通行道。龙潭国土资源管理所于2013年3月20日到现场制止警告过被告刀智斌,让其停止违法行为。被告刀志宏、刀智斌为建房及修建停车场将“那老带”干田地基回填土方提高1米多,为了施工用水,在回填土方提高地基时,只将土堆积水塘四周,以扩大加深水塘利于蓄水,水塘的深度在原有1米左右的基础上又加深了1米多。提高的地基以及顺农贸市场防护栏切口处往下铺通的沙土路使“那老带”干田原来的客观环境发生了整体性改变。但被告刀志宏、刀智斌对处于地面的水塘未设置任何安全防护设施以及提示需注意安全的警示标牌。2013年3月27日,发生了邱嘉庆、严青在蓄水塘内溺水死亡的悲剧。事故发生时,邱嘉庆年仅4岁零1个月,严青年仅4岁零10个月。因原告邱吉超、李开雨,以及严青父母严程、李仁凤与被告协商赔偿事宜未果,原告邱吉超、李开雨,以及严青父母严程、李仁凤分别向本院提起诉讼。
 【案件焦点】
原告邱吉超、李开雨以及邱嘉庆虽系农业家庭户口,但与邱嘉庆共同在同一地点溺水死亡的严青系非农业家庭户口,对邱嘉庆的赔偿标准是否应按城镇居民标准计算。
【法院裁判要旨】
普洱市思茅区人民法院审理后认为,被告刀志宏、刀智斌未办理相关用地手续,即在“那老带”干田施工建房及修建停车场,为方便施工及运输建房所需的材料,将农贸市场边的防护栏切割开后顺切口往下铺出一条贯通“那老带”干田的路,使“那老带”干田成为车辆和行人都能随意自由出入的场所。对蓄水塘有可能出现的安全隐患尽到管理注意义务,对水塘周围没有设置任何安全防护设施以及提示注意安全的警示标牌。与邱嘉庆在“那老带”干田的蓄水塘内溺死之间存在必然联系。故本院确定邱嘉庆的溺死与被告刀志宏、刀智斌的过失行为之间存在因果关系。而被告刀新林、谢保仙、刀二诺虽系“那老带”干田的承包经营权人,但庭审查明,“那老带”干田已为被告刀志宏、刀智斌所用,“那老带”干田地貌以及周围客观环境的改变均系被告刀志宏、刀智斌共同所为。因此,邱嘉庆在“那老带”干田的蓄水塘内溺死与被告刀新林、谢保仙、刀二诺之间不存在必然联系。故本院确定邱嘉庆的溺死与被告刀新林、谢保仙、刀二诺之间不存在因果关系。“那老带”干田的使用人系被告刀志宏、刀智斌,以及为施工用水而利用水塘蓄水仍系被告刀志宏、刀智斌。被告刀志宏、刀智斌未对使用的蓄水塘尽到管理注意义务,对蓄水塘未采取安全防范措施,致年幼的邱嘉庆在水塘内溺水死亡。因邱嘉庆的溺死与被告刀志宏、刀智斌的过失行为之间存在因果关系,被告刀志宏、刀智斌应当共同为其行为承担责任。故本院确定被告刀志宏、刀智斌共同承担连带侵权责任。被告刀新林、谢保仙、刀二诺不承担侵权责任。受害人邱嘉庆年仅4岁零1个月,为无行为能力人。原告邱吉超、李开雨对生病未到幼儿园上学的邱嘉庆疏于照顾,没有注意到邱嘉庆离家,直至下午4时发现邱嘉庆走失后才寻找,原告作为父母未尽到对邱嘉庆的监护职责,因此,对损害的发生亦存有一定的过错。故对邱嘉庆的死亡,原告邱吉超、李开雨亦应承担相应的责任。原告邱吉超、李开雨以及邱嘉庆虽系农业家庭户口,但与邱嘉庆共同在同一地点溺水死亡的严青系非农业家庭户口,故邱嘉庆的赔偿标准应按城镇居民标准计算,对此被告无异议,本院予以确认。根据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云南省公安厅,云公交〔2013〕85号文件,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云南省公安厅《关于印发2013年云南省道路交通事故人身损害赔偿有关费用计算标准的通知》(以下简称〔2013〕85号文件)的规定标准执行。因邱嘉庆不幸溺水身亡,使原告痛失爱子,遭受失子之痛的打击,导致原告受到严重精神损害。现原告主张精神损害赔偿属合理请求,并无不当,符合法律的规定,但主张30000元赔偿金的请求过高,本院不予认定。结合本案查明的事实,本院酌情认定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3000元为宜。故对精神损害抚慰金,本院予以确定3000元。上述原告邱吉超、李开雨的诉讼请求,本院予以确定的赔偿事项及数额为:死亡赔偿金421500元、丧葬费22540.5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3000元。因邱嘉庆溺水死亡的结果与被告刀志宏、刀智斌的过失行为之间存在因果关系,故本案赔偿责任的承担主体应由被告刀志宏、刀智斌共同承担连带赔偿责任。被告刀新林、谢保仙、刀二诺不承担赔偿责任。鉴于原告亦未尽到对邱嘉庆的监护职责,对损害的发生亦存有过错的情况下,应相应减轻被告刀志宏、刀智斌的赔偿责任。故本院酌定由被告刀志宏、刀智斌对事故后果承担主要的赔偿责任,即承担60%的责任份额。由原告就自身过错承担次要责任,即承担40%的责任份额。本院确定的赔偿事项及数额为13524.30元。原告按40%的责任份额应自行承担邱嘉庆的死亡赔偿金252900元、丧葬费13524.3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3000元,合计269424.30元。
普洱市思茅区人民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一款、第八条、第十四条、第十六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三款、第二十七条、第二十九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由被告刀志宏、刀智斌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30日内,一次性向原告邱吉超、李开雨连带赔偿邱嘉庆的死亡赔偿金人民币252900元、丧葬费人民币13524.30元;
二、由被告刀志宏、刀智斌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30日内,一次性连带赔偿原告邱吉超、李开雨精神损害抚慰金人民币3000元;
上述第一项、第二项合计赔偿人民币269424.30元。
三、驳回原告邱吉超、李开雨的其他诉讼请求。
 
 【法官后语】
本案处理的重点是农业人口与非农业人口在同一个事故中丧生的赔偿标准计算。根据最高人民法院通过的《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五条之规定:“残疾赔偿金根据受害人丧失劳动能力程度或者伤残等级,按照受诉法院所在地上一年度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或者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标准,自定残之日起二十年计算。”第二十九条之规定:“死亡赔偿金按照受诉法院所在地上一年度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或者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标准,按二十年计算。”在确定人身损害赔偿标准时的主要依据是按其户籍是城镇居民还是农村居民来确定,所以在司法实务中,就会经常出现同一时间、同一地点、同一事故,因为户籍的不同,赔偿标准而不同。2010年7月1日实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七条之规定:“因同一侵权行为造成多人死亡的,可以以相同数额确定死亡赔偿金。”本案中,邱嘉庆共同在同一地点溺水死亡的严青系非农业家庭户口,虽原告邱吉超、李开雨以及邱嘉庆虽系农业家庭户口,但与对邱嘉庆的赔偿标准依然应按城镇居民标准计算。
 
注:后附(2013)思民初字第544号判决书。
 
 
 
 
 
云 南 省 普 洱 市 思 茅 区 人 民 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3)思民初字第544号
 
原告邱吉超,男,汉族,出生于1978年8月6日,初中文化,云南省鲁甸县人,农民,现住普洱市思茅区龙潭彝族傣族乡农贸市场旁。身份号码:532122197808061051
原告李开雨,女,汉族,出生于1979年4月3日,小学文化,云南省鲁甸县人,农民,现住普洱市思茅区龙潭彝族傣族乡农贸市场旁。身份号码:532122197904031020
原告共同委托代理人自开溶,云南国力律师事务所律师。代理权限:特别授权代理。
被告刀新林,男,傣族,出生于1951年8月17日,文盲,普洱市思茅区龙潭彝族傣族乡龙潭村委会龙潭村民小组人,农民,住本村民小组07号。身份号码:532721195108172110
被告谢保仙,女,傣族,出生于1949年6月15日,文盲,普洱市思茅区龙潭彝族傣族乡龙潭村委会龙潭村民小组人,农民,住本村民小组07号。身份号码:532721194906151520
被告刀志宏,男,傣族,出生于1973年10月17日,文盲,普洱市思茅区龙潭彝族傣族乡龙潭村委会龙潭村民小组人,农民,住本村民小组07号。身份号码:532701197310172118
被告刀二诺,女,傣族,出生于1971年2月15日,文盲,普洱市思茅区龙潭彝族傣族乡龙潭村委会龙潭村民小组人,农民,住本村民小组108号。身份号码:532701197102152120
被告刀智斌,男,傣族,出生于1981年11月25日,中专文化,普洱市思茅区龙潭彝族傣族乡龙潭村委会龙潭村民小组人,个体工商户,住本村民小组07号。身份号码:53270119811125211X
被告共同委托代理人孔梓州,云南新南疆律师事务所律师。代理权限:特别授权代理。
原告邱吉超、李开雨与被告刀新林、谢保仙、刀志宏、刀二诺、刀智斌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纠纷一案,本院于2013年5月17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2013年7月18日,本院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邱吉超、李开雨及其共同委托代理人自开溶,被告刀新林、刀志宏、刀二诺、刀智斌及其共同委托代理人孔梓州,被告谢保仙委托代理人孔梓州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邱吉超、李开雨诉称: 2013年3月27,原告之子邱嘉庆和严程、李仁凤之子严青掉进五被告在思茅区龙潭乡农贸市场旁其承包地上所挖的水塘内,致邱嘉庆、严青二人溺水死亡。后经调查,事故的主要原因是五被告为在该承包地上违章建房而将与该地隔开的农贸市场的护栏割开,并将原有的五米多高的老坎填成斜坡向里拉土回填,并挖出一个两米多深的水塘用于积水,且未设置任何防护设施标志所致,五被告应承担事故的主要责任。现因双方对赔偿事宜不能达成一致,为维护原告的合法权益,特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人民法院依法判决:五被告连带赔偿原告死亡赔偿金、丧葬费等共计385232.40元,即死亡赔偿金337200元(21075元×20年×80%)、丧葬费18032.40元(45081元÷12个月×6个月×80%)、精神损害抚慰金30000元。
被告刀新林、谢保仙、刀志宏、刀二诺、刀智斌共同辩称:五被告不应该承担连带责任,被告的承包地已经分开,承包地上的房子是被告刀智斌建盖的,与被告刀新林、谢保仙、刀志宏、刀二诺没有关系,如果要承担责任,也只能由被告刀智斌承担。本案事故的发生是水塘引起的,但水塘不是被告刀智斌所挖,该水塘在建盖农贸市场时就已经存在,被告刀智斌没有对水塘的管理义务,不应该对事故承担责任。原告对邱嘉庆没有尽到监护责任,事故后果应由原告自行承担,请法院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综合双方当事人的诉辩主张,本案双方当事人对以下问题存在争议:
一、原告邱吉超、李开雨之子邱嘉庆溺水死亡的结果与被告刀新林、谢保仙、刀志宏、刀二诺、刀智斌是否存在因果关系?
二、被告刀新林、谢保仙、刀志宏、刀二诺、刀智斌应否承担连带侵权责任?
三、原告邱吉超、李开雨对邱嘉庆是否尽到监护责任,对邱嘉庆的死亡应否承担责任?
四、原告邱吉超、李开雨主张的赔偿事项及数额是否合理?
五、本案赔偿责任承担的主体,以及赔偿责任份额的划分。
针对以上争议,原告邱吉超、李开雨向本院提交如下证据材料:
1、原告邱吉超、李开雨《居民身份证》、《户口薄》、《居住证》各一件。欲证明:(1)原告邱吉超、李开雨的出生日期,以及居住地等基本情况;(2)死者邱嘉庆系原告邱吉超、李开雨之子及邱嘉庆出生日期等基本情况。
经质证,被告刀新林、谢保仙、刀志宏、刀二诺、刀智斌对原告邱吉超、李开雨提供的该项证据材料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无异议,认可原告的证明内容。
2、思茅区龙潭乡卫生院《临床死亡确认书》一件。欲证明原告邱吉超、李开雨之子邱嘉庆因溺水于2013年3月27日死亡。
经质证,被告刀新林、谢保仙、刀志宏、刀二诺、刀智斌对原告邱吉超、李开雨提供的该项证据材料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无异议,认可原告的证明内容。
3、思茅区龙潭乡派出所民警王政出具《出警经过》材料一件,欲证明2013年3月27日19时11分,龙潭派出所接到代启桂报警称严青和邱嘉庆掉进刀智斌家盖房子挖的水塘里,请派出所派员处理。接警后,民警王政和韩玉成出警,到达现场后将严青和邱嘉庆送到卫生院抢救,虽经医院积极组织抢救,严青和邱嘉庆仍无生命体征恢复迹象,医生确认严青和邱嘉庆已死亡。
经质证,被告刀新林、谢保仙、刀志宏、刀二诺、刀智斌对原告邱吉超、李开雨提供的该项证据材料的真实性、合法性无异议。但认为该项证据材料不能证明水塘是被告刀智斌所挖。
4、思茅区龙潭乡中心小学出具《证明》一件,欲证明邱嘉庆生前在龙潭乡中心小学附属幼儿园读书。
经质证,被告刀新林、谢保仙、刀志宏、刀二诺、刀智斌对原告邱吉超、李开雨提供的该项证据材料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无异议,认可原告的证明内容。
5、普洱市国土资源局龙潭国土资源管理所《证明》一件,欲证明被告在龙潭乡集贸市场下面的耕地施工建房,未办理过相关用地手续,乡国土资源管理所于2013年3月20日到现场制止警告过被告。
经质证,被告刀新林、谢保仙、刀志宏、刀二诺、刀智斌对原告邱吉超、李开雨提供的该项证据材料的真实性、合法性无异议,但认为该项证据材料与本案事实无关联,与邱嘉庆的死亡没有因果关系。
6、农村集体土地顺延承包《合同书》复印件一件,欲证明建房的耕地是五被告于1997年以户主刀新林顺延承包的。
经质证,被告刀新林、谢保仙、刀志宏、刀二诺、刀智斌对原告邱吉超、李开雨提供的该项证据材料的真实性、合法性无异议,但认为与本案事实无关联,水塘在修建农贸市场时就存在。
7、《照片》一组9张, 1至6张照片欲证明被告违法将农贸市场的护栏切开,并将原有的老坎填平,导致邱嘉庆发生事故;7至9张照片欲证明邱嘉庆溺水死亡的水塘位置,以及水塘是被告新挖,水塘边的栏网是事故发生后被告才拉起的。
经质证,被告刀新林、谢保仙、刀志宏、刀二诺、刀智斌对原告邱吉超、李开雨提供的该项证据材料的真实性、合法性无异议,但是不认可原告的证明内容,水塘在被告建房前就已经存在,护栏在被告刀智斌填土前就已经被切开,并不是被告刀智斌所为。
被告刀新林、谢保仙、刀志宏、刀二诺、刀智斌对其答辩理由,未向本院提交证据材料。
在诉讼过程中,本院依原告邱吉超、李开雨申请,向普洱市公安局思茅分局龙潭派出所调取了如下证据材料:
普洱市公安局思茅分局龙潭派出所2013年3月29日刀智斌《询问笔录》1份;2013年4月2日严秀平、代启桂《询问笔录》各1份;2013年4月8日李开雨、李仁凤《询问笔录》各1份。证明2013年3月27日严青和邱嘉庆在被告承包地中的水塘内溺水死亡,以及被告为建房将农贸市场边的防护栏切割开后铺通农贸市场下至承包地的路,又填土增高地基等事实。
经质证,原告邱吉超、李开雨对法院调取的上述《询问笔录》记录的内容无异议,认可其真实性、合法性,认为笔录的内容是对事故发生情况的真实反映。
经质证,被告刀新林、谢保仙、刀志宏、刀二诺、刀智斌认可5份《询问笔录》的合法性,但是对水塘是被告所挖,护栏是被告切开,以及水塘深度等证明内容不予认可。对事故发生之日邱嘉庆未到学校上学,以及原告没有照顾好邱嘉庆的记录内容予以认可。
在诉讼过程中,本院依职权向普洱市公安局思茅分局龙潭派出所调取了如下证据材料:
普洱市公安局思茅分局龙潭派出所出具《常住人口登记表》、《全户人员简况表》各1份,证明严青系非农业家庭户口,邱嘉庆与严青同时共同在同一地点溺水死亡,邱嘉庆的赔偿标准应按照城镇居民的标准赔偿。
经质证,原告邱吉超、李开雨对法院调取的证据材料及其证明力无异议,认可证明的事实。
经质证,被告刀新林、谢保仙、刀志宏、刀二诺、刀智斌对法院调取的证据材料及其证明力无异议,认可证明的事实。
通过双方当事人对上述证据材料的质证,本院认为,原告邱吉超、李开雨提交的第1、2、3、4、5、6、7项证据材料形式、来源合法,内容真实,与本案事实具有关联性。能证明:(1)原告邱吉超、李开雨与邱嘉庆的关系;(2)邱嘉庆的出生日期及溺水死亡日期;(3)邱嘉庆生前在龙潭乡中心小学附属幼儿园读书;(4)龙潭派出所接警后民警出警经过情况;(5)邱嘉庆溺水死亡的水塘周围现场基本概况,以及水塘位于被告刀新林户顺延承包地内;(6)被告刀智斌未办理相关用地手续即在承包地里施工建房,普洱市国土资源局龙潭国土资源管理所到现场制止警告过被告刀智斌,让其停止违法行为的事实,故本院予以采信。
本院依原告邱吉超、李开雨申请调取的以及本院依职权调取的证据材料形式、来源合法,内容真实,与本案事实具有关联性,能证明本案事故的基本情况,以及邱嘉庆的赔偿标准应与严青的赔偿标准一致的事实,本院予以确认。
根据庭审和质证,本院确认如下法律事实:
原告邱吉超、李开雨系夫妻,居住在思茅区龙潭乡农贸市场旁。原告邱吉超、李开雨之子邱嘉庆出生于2009年2月28日,就读龙潭乡中心小学附属春蕾幼儿园小班。2013年3月27日,因邱嘉庆生病,原告未送邱嘉庆到幼儿园上学,也未向班主任请假。当日恰逢龙潭乡赶集,农贸市场人员较多,午后,邱嘉庆到严青的爷爷严秀平、奶奶代启桂经营的百货店与严青一起玩耍,严青出生于2008年5月5日,与邱嘉庆系同班同学,当日也因为生病未上学。约16时许,邱嘉庆的母亲李开雨发现邱嘉庆不在家时,即开始寻找,直至18时30分,严青的爷爷严秀平在农贸市场背后石挡墙下的水塘里打捞出溺水的邱嘉庆和严青,严青的奶奶代启桂向龙潭派出所报警,派出所民警接警后赶到出事现场将严青和邱嘉庆送到龙潭乡卫生院抢救。但严青和邱嘉庆在送达卫生院时已无生命体征,虽经医院积极组织抢救,仍无生命体征恢复迹象,龙潭乡卫生院于2013年3月27日19时30分宣布临床死亡。
被告刀新林与被告谢保仙系夫妻,共同生育被告刀志宏、刀二诺、刀智斌。被告刀新林承包户有被告刀新林、谢保仙、刀志宏、刀二诺、刀智斌。邱嘉庆、严青溺水死亡的水塘位于被告刀新林户承包地内,地块名称“那老带”,系干田,该地地处龙潭乡农贸市场的石挡墙下,与石挡墙相连,挡墙高约4米,挡墙边有约1.5米高的钢管和钢筋焊接的防护栏,与“那老带”干田地基呈垂直状的高坎,高低相距约4米多,无路可以直接通行。水塘即在挡墙脚下的承包地内,深度约1米左右,该水塘在砌石挡墙时就已存在,因自然浸水,附近种地的村民会到水塘取水浇地。2013年3月,被告刀志宏、刀智斌未办理相关用地手续,被告刀志宏即在“那老带”干田施工建房,被告刀智斌则修建停车场。为了方便施工及运输建房所需材料的车辆通行,被告刀志宏、刀智斌即将农贸市场挡墙边焊接的防护栏切割开后,顺防护栏切口处采用回填土的方式往下铺出一条沙土路,使得原来没有路的地方有了一条车辆和行人都能随意自农贸市场下至“那老带”干田,或自“那老带”干田上至农贸市场的通行道。龙潭国土资源管理所于2013年3月20日到现场制止警告过被告刀智斌,让其停止违法行为。被告刀志宏、刀智斌为建房及修建停车场将“那老带”干田地基回填土方提高1米多,为了施工用水,在回填土方提高地基时,只将土堆积水塘四周,以扩大加深水塘利于蓄水,水塘的深度在原有1米左右的基础上又加深了1米多。提高的地基以及顺农贸市场防护栏切口处往下铺通的沙土路使“那老带”干田原来的客观环境发生了整体性改变。但被告刀志宏、刀智斌对处于地面的水塘未设置任何安全防护设施以及提示需注意安全的警示标牌。2013年3月27日,发生了邱嘉庆、严青在蓄水塘内溺水死亡的悲剧。事故发生时,邱嘉庆年仅4岁零1个月,严青年仅4岁零10个月。因原告邱吉超、李开雨,以及严青父母严程、李仁凤与被告协商赔偿事宜未果,原告邱吉超、李开雨,以及严青父母严程、李仁凤分别向本院提起诉讼。
本院认为,一、关于原告邱吉超、李开雨之子邱嘉庆溺水死亡的结果与被告刀新林、谢保仙、刀志宏、刀二诺、刀智斌是否存在因果关系的问题。民事侵权责任的构成应当具备违法行为、损害事实、因果关系、主观过错四个基本要件。损害事实的存在是构成民事侵权责任的前提,侵权行为与损害结果之间具有因果关系是承担责任的必要条件。侵权行为中的因果关系是指违法行为与损害结果之间的客观联系,即损害事实是否是行为人的行为必然引起的结果。在本案中,首先,被告刀志宏、刀智斌未办理相关用地手续,即在“那老带”干田施工建房及修建停车场。其次,被告刀志宏、刀智斌为方便施工及运输建房所需的材料,将农贸市场边的防护栏切割开后顺切口往下铺出一条贯通“那老带”干田的路,使“那老带”干田成为车辆和行人都能随意自由出入的场所。再次,被告刀志宏、刀智斌为施工用水而利用原有的水塘蓄水,在回填土方提高地基时扩大加深水塘。最后,被告刀志宏、刀智斌未就改造过的蓄水塘有可能出现的安全隐患尽到管理注意义务,对水塘周围没有设置任何安全防护设施以及提示注意安全的警示标牌。现原告之子邱嘉庆溺水死亡已经是不可争议的事实,对邱嘉庆生命权的侵害事实是客观存在的。被告刀志宏、刀智斌对“那老带”干田的蓄水塘没有采取有效的安全防范措施与邱嘉庆在“那老带”干田的蓄水塘内溺死之间存在必然联系。故本院确定邱嘉庆的溺死与被告刀志宏、刀智斌的过失行为之间存在因果关系。而被告刀新林、谢保仙、刀二诺虽系“那老带”干田的承包经营权人,但庭审查明,“那老带”干田已为被告刀志宏、刀智斌所用,“那老带”干田地貌以及周围客观环境的改变均系被告刀志宏、刀智斌共同所为。因此,邱嘉庆在“那老带”干田的蓄水塘内溺死与被告刀新林、谢保仙、刀二诺之间不存在必然联系。故本院确定邱嘉庆的溺死与被告刀新林、谢保仙、刀二诺之间不存在因果关系。
二、关于被告刀新林、谢保仙、刀志宏、刀二诺、刀智斌应否承担连带侵权责任的问题。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八条,二人以上共同实施侵权行为,造成他人损害的,应当承担连带责任的规定,在本案中,“那老带”干田的使用人系被告刀志宏、刀智斌,以及为施工用水而利用水塘蓄水仍系被告刀志宏、刀智斌。被告刀志宏、刀智斌未对使用的蓄水塘尽到管理注意义务,对蓄水塘未采取安全防范措施,致年幼的邱嘉庆在水塘内溺水死亡。因邱嘉庆的溺死与被告刀志宏、刀智斌的过失行为之间存在因果关系,被告刀志宏、刀智斌应当共同为其行为承担责任。故本院确定被告刀志宏、刀智斌共同承担连带侵权责任。被告刀新林、谢保仙、刀二诺不承担侵权责任。
三、原告邱吉超、李开雨对邱嘉庆是否尽到监护责任,对邱嘉庆的死亡应否承担责任的问题。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十六条第一款,未成年人的父母是未成年人的监护人。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试行)》第10条,监护人的监护职责包括:保护被监护人的身体健康,照顾被监护人的生活,管理和保护被监护人的财产,代理被监护人进行民事活动,对被监护人进行管理和教育,在被监护人合法权益受到侵害或者与人发生争议时,代理其进行诉讼的规定。在本案中,受害人邱嘉庆年仅4岁零1个月,为无行为能力人。原告邱吉超、李开雨对生病未到幼儿园上学的邱嘉庆疏于照顾,没有注意到邱嘉庆离家,直至下午4时发现邱嘉庆走失后才寻找,原告作为父母未尽到对邱嘉庆的监护职责,因此,对损害的发生亦存有一定的过错。故对邱嘉庆的死亡,原告邱吉超、李开雨亦应承担相应的责任。
四、关于原告邱吉超、李开雨主张的赔偿事项及数额是否合理的问题。公民享有生命健康权,公民的生命健康权受法律保护。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六条规定,侵害他人造成人身损害的,应当赔偿医疗费、护理费、交通费等为治疗和康复支出的合理费用,以及因误工减少的收入。造成残疾的,还应当赔偿残疾生活辅助具费和残疾赔偿金。造成死亡的,还应当赔偿丧葬费和死亡赔偿金。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三款,受害人死亡的,赔偿义务人除应当根据抢救治疗情况赔偿本条第一款规定的相关费用外,还应当赔偿丧葬费、被扶养人生活费、死亡补偿费以及受害人亲属办理丧葬事宜支出的交通费、住宿费和误工损失等其他合理费用之规定。在本案中,原告邱吉超、李开雨以及邱嘉庆虽系农业家庭户口,但与邱嘉庆共同在同一地点溺水死亡的严青系非农业家庭户口,故邱嘉庆的赔偿标准应按城镇居民标准计算,对此被告无异议,本院予以确认。根据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云南省公安厅,云公交〔2013〕85号文件,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云南省公安厅《关于印发2013年云南省道路交通事故人身损害赔偿有关费用计算标准的通知》(以下简称〔2013〕85号文件)的规定标准执行。现就原告邱吉超、李开雨主张的赔偿事项及数额作如下分析认定:
1、对原告邱吉超、李开雨主张死亡赔偿金337200(21075元/年×20年×80%)元的请求。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九条,死亡赔偿金按照受诉法院所在地上一年度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或者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标准,按二十年计算……的规定。邱嘉庆在事故发生时4岁零1个月,应按20年计算。按照“〔2013〕85号文件”,参照《2013年云南省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有关费用的计算标准》第一条,2012年城镇居民家庭人均全年可支配收入21075元的标准,死亡赔偿金计算为21075元/年×20年=421500元。故对死亡赔偿金,本院予以确定421500元。
2、对原告邱吉超、李开雨主张丧葬费18032.40元(45081元÷12个月×6个月×80%)的请求。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七条,丧葬费按照受诉法院所在地上一年度职工月平均工资标准,以六个月总额计算的规定。按照“〔2013〕85号文件”,参照《2013年云南省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有关费用的计算标准》第五条,2012年国有经济单位在岗职工平均工资45081元的标准,丧葬费计算为45081元÷12个月×6个月=22540.50元。故对丧葬费,本院予以确定22540.50元。
3、对原告邱吉超、李开雨主张精神损害抚慰金30000元的请求。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二十二条,侵害他人人身权益,造成他人严重精神损害的,被侵权人可以请求精神损害赔偿的规定。在本案中,因邱嘉庆不幸溺水身亡,使原告痛失爱子,遭受失子之痛的打击,导致原告受到严重精神损害。现原告主张精神损害赔偿属合理请求,并无不当,符合法律的规定,但主张30000元赔偿金的请求过高,本院不予认定。结合本案查明的事实,本院酌情认定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3000元为宜。故对精神损害抚慰金,本院予以确定3000元。
上述原告邱吉超、李开雨的诉讼请求,本院予以确定的赔偿事项及数额为:死亡赔偿金421500元、丧葬费22540.5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3000元。
五、关于本案赔偿责任承担的主体,以及赔偿责任份额的划分问题。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一款,行为人因过错侵害他人民事权益,应当承担侵权责任; 第十四条,连带责任人根据各自责任大小确定相应的赔偿数额;难以确定责任大小的,平均承担赔偿责任。支付超出自己赔偿数额的连带责任人,有权向其他连带责任人追偿;第二十六条,被侵权人对损害的发生也有过错的,可以减轻侵权人的责任之规定。在本案中,因邱嘉庆溺水死亡的结果与被告刀志宏、刀智斌的过失行为之间存在因果关系,故本案赔偿责任的承担主体应由被告刀志宏、刀智斌共同承担连带赔偿责任。被告刀新林、谢保仙、刀二诺不承担赔偿责任。鉴于原告亦未尽到对邱嘉庆的监护职责,对损害的发生亦存有过错的情况下,应相应减轻被告刀志宏、刀智斌的赔偿责任。故本院酌定由被告刀志宏、刀智斌对事故后果承担主要的赔偿责任,即承担60%的责任份额。由原告就自身过错承担次要责任,即承担40%的责任份额。本院确定的赔偿事项及数额为:死亡赔偿金421500元、丧葬费22540.5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3000元。被告刀志宏、刀智斌按60%的责任份额应向原告连带赔偿邱嘉庆的死亡赔偿金421500元×60%=252900元、丧葬费22540.50元×60%=13524.30元。原告按40%的责任份额应自行承担邱嘉庆的死亡赔偿金421500元×40%=168600元、丧葬费22540.50元×40%=9016.2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3000元,系对原告所受精神损害的抚慰,应由被告刀志宏、刀智斌连带赔偿原告。故对原告的诉讼请求,本院予以支持死亡赔偿金252900元、丧葬费13524.3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3000元,合计269424.30元。对原告主张被告刀新林、谢保仙、刀志宏、刀二诺、刀智斌连带承担80%的赔偿责任,即赔偿死亡赔偿金337200元、丧葬费18032.40元的请求,本院不予支持。
对被告刀新林、谢保仙、刀志宏、刀二诺、刀智斌抗辩承包地已经分开,房子是被告刀智斌建盖,如要承担责任,也只能由被告刀智斌承担,被告刀新林、谢保仙、刀志宏、刀二诺不应该承担连带责任。以及事故的发生是由水塘引起,但水塘不是被告刀智斌所挖,被告刀智斌没有对水塘的管理义务,不应该对事故承担责任的理由,根据本案查明的事实,本院对被告刀新林、谢保仙、刀二诺不应该承担责任的抗辩理由予以采纳,其余部分的抗辩理由因无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采纳。
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一款、第八条、第十四条、第十六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三款、第二十七条、第二十九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由被告刀志宏、刀智斌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30日内,一次性向原告邱吉超、李开雨连带赔偿邱嘉庆的死亡赔偿金人民币252900元、丧葬费人民币13524.30元;
二、由被告刀志宏、刀智斌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30日内,一次性连带赔偿原告邱吉超、李开雨精神损害抚慰金人民币3000元;
上述第一项、第二项合计赔偿人民币269424.30元。
三、驳回原告邱吉超、李开雨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2426元,由原告邱吉超、李开雨负担729元,由被告刀志宏、刀智斌连带负担1697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交副本,上诉于云南省普洱市中级人民法院。
双方当事人均服判的,本判决即发生法律效力。若负有义务的当事人不自动履行本判决,享有权利的当事人可在本判决规定履行期限届满后法律规定的二年期限内向本院申请强制执行。
 
审   判   长               
审   判   员         段 经 权
人民陪审员         钱 忠 明
 
二0一三 年 九 月 二十三 日
 
书   记   员         道 永 升
 
 

技术支持:北京华宇信息技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