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茅区人民法院司法信息网 > 指导性案例

正文

原告云南金孔雀交通运输集团有限公司与被告普洱市思茅区权燕加油站租赁合同纠纷案

2017-12-31 15:14:35 来源: 本站

 案例稿件

 

稿件类型

民事      商事□      刑事□    行政□

结案时间

2017814

作者

黄海雁

手机

13987090407

身份证号码

530102197104073727

工作单位

云南省普洱市思茅区人民法院

部门及职务

简审团队审判员

稿件标题

合同效力的认定及处理

 

 

原告云南金孔雀交通运输集团有限公司与被告普洱市思茅区权燕加油站租赁合同纠纷案

 

(一)首部

    1、判决书字号:普洱市思茅区人民法院(2017)云0802民初1505号

2、案由:租赁合同纠纷

3、诉讼双方

原告:云南金孔雀交通运输集团有限公司,住所地:普洱市思茅区康平大道,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530800218353757U

法定代表人:龚新强,男,该公司董事长。

被告:普洱市思茅区权燕加油站,住所地:普洱市思茅区思澜路1800米处,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530802795198654E。

法定代表人:饶春燕,女,该加油站总经理。

4、审级:一审

5、审判机关和审判组织

审判机关:云南省普洱市思茅区人民法院

审判员:黄海雁

6、审结时间:2017年8月14日

7、生效时间:2017年11月27日

(二)诉辩主张

原告诉称:2015年9月28日,原、被告双方签订了《租赁协议》,约定被告向原告出租50 m³柴油罐一个、50 m³汽油罐一个、双腔加油机一台及其他管道等运营必需的设备等,以供原告内部车辆加油使用,租赁期限2年,即自2015年10月10日起至2017年10月9日止,租金40万元。协议签订后,原告按约向被告支付了40万元租金,被告将加油设施设备交付原告使用。2016年1月20日,因原告加油量大,经被告同意,原告将租用的加油设施设备委托普洱市思茅区赢鑫钢结构厂进行升级改造,将双腔加油机更换为四腔加油机,并对配套加油设施进行改造,共产生改造费30500元。2016年8月13日,被告站长高兵电话通知原告,因思茅区安监局对被告下发责令限期整改指令书,要求原告三天内暂时搬离,并承诺三个月时间整改完毕后,原告重新搬回。于是,原告于2016年8月15日按被告要求搬离。整改期限届满后,被告擅自将租赁给原告的前述加油设施设备转租给他人,造成原告至今未能搬回加油,给原告产生了重大损失。原告认为,被告擅自转租的行为已构成了根本性违约,其行为侵害了原告的合法权益,为维护原告合法权益,特向本院提起诉讼,请求:1、判令解除原、被告双方于2015年9月28日签订的《租赁协议》;2、判令被告退还原告未使用期限的剩余租金232876.71元;3、判令被告赔偿原告改造费用20643.38元;4、判令被告返还四腔柴油加油机一台;5、判令被告支付原告违约金30万元,以上金额共计553520.09元。 

被告辩称:原告将40万元租金交付给了被告的劳务工人高斌,被告未收到原告缴纳的该笔租金;其次,由于原告的违法改造,致使被告于2016年4月8日被安监部门责令停业整顿,于2017年5月18日开始试运营,三个月后安监部门验收合格后才能正常营业,给被告造成了上百万元的损失,因此本案系原告违约,而非被告未违约,请求本院驳回原告诉讼请求。

(三)、事实和证据

原告为证实其主张,向本院提交了如下证据材料:

第一组:《租赁协议》、《情况说明》、《发票联》、《中国工商银行业务回单(付款)》用以证明原、被告双方存在租赁关系,原告向被告支付40万元租金的事实。

被告质证认可《租赁协议》的内容真实性,但对该协议上盖有被告的公章存在异议,认为该协议上盖有被告的公章与实际印章大小不一致;被告质证不予认可《情况说明》,认为该说明上盖有被告的公章与实际印章大小不一致;被告质证不予认可《发票联》的真实性,认为出票日期系2015年10月16日,截止出票时间前一天,被告未收到40万元租金;对于《中国工商银行业务回单(付款)》被告质证认为,原告支付的40万元租金是分两笔支付,第一笔20万元的转款时间为2015年10月19日 ,是按《情况说明》指定的高兵的个人账户转入的,第二笔20万元的转款时间为2015年11月10日,原告未按《情况说明》指定的高兵的个人账户转入,而是转入了高兵的另一个人账户,因此收取20万元租金系高兵个人,被告未收到原告支付的租金。

本院认为,对于被告提出《租赁协议》、《情况说明》上盖有的被告印章与实际印章大小不一致的质证意见,本院庭审中征询被告是否申请对该印章进行司法鉴定,被告明确答复不申请,因此,在原告举证优于被告的情形下,被告未申请司法鉴定,也未向本院提供有效证据推翻《租赁协议》及《情况说明》,故此,上述证据材料来源合法,内容真实,与本案事实极具关联,形成证据锁链,本院予以采信。

第二组:《加油站改造合同书》、《思茅区权燕加油站改造费用、发票》、《中国工商银行业务回单》用以证实原告产生改造费30500元的事实。

被告质证对上述证据的三性予以认可,但提出对于原告进行改造产生费用并不知情。

本院认为,被告对上述证据材料的三性特征均予以认可,因此,对于上述证据材料,本院予以认可。

第三组:《关于限期退还租赁费的函》、《EMS国内标准款快递》、《改退批条》用以证明原告催要退还未使用剩余租金的事实。

被告质证不予认可,认为与本案无关。

本院认为,《关于限期退还租赁费的函》系原告单方作出的函件,本院不予采信,上述证据材料证明了原告向被告邮寄信件,被告拒收的事实,因此,对于原告的证明目的,本院不予采信。

第四组:《照片》用以证实被告整改后擅自将涉案设备出租他人经营的事实。

被告质证认可系加油站的照片,但对原告证明内容及目的不予认可。

本院认为,仅凭照片而无其他证据佐证,不能证明原告主张的证明内容及目的,因此对于原告的证明目的,本院不予支持。

第五组:普洱市公安消防支队于2016年12月12日作出的普公消验字[2016]第0060号《建设工程消防验收意见书》及《安监局试生产(使用)方案审查表》用以证明普洱市公安消防支队已经对被告加油站验收合格,安监局已经于2017年5月3日审查通过被告加油站的整改方案,被告已于5月18日运营的事实。

被告质证认可,提出不是正式运营,而是试生产(使用)。

本院认为,以上证据材料,因被告质证无异议,本院予以采信。

被告为证实答辩主张,向本院提交了普洱市思茅区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于2016年4月8日作出的(思)安监管责改[2016]04号《责令限期整改指令书》用以证明因原告擅自对加油站进行改造,导致被告受到安监局指令限期整改,正式营业时间不明确的事实。

原告质证认可该份证据材料的三性,但认为被告受到安监局的指令整改原因系被告擅自增设汽油罐未经正规设计安装,未报安监局备案,而非因原告的改造造成,不予认可被告证明目的。

本院认为,该份证据材料原告对三性予以认可,因此,本院予以采信。

根据原、被告双方举证及本院对上述证据材料的分析认证,本院确认如下法律事实:2015年9月28日,原、被告双方签订了《租赁协议》,其中约定被告将一个50m³的柴油罐、一个50m³的汽油罐、一台双枪加油机及其管道等运营必须的设施出租给原告,租赁期限两年,即自2015年10月10日起至2017年9月30日止,租金每年20万元,两年租金共计40万元,原告于签订协议后一个月内一次性付清,被告收取原告支付的租金须向原告出具税务专用发票。被告承诺所租赁的资产安全性符合消防要求。违约方向守约方支付30万元违约金,并赔偿给对方造成的损失。协议签订后,被告按约将租赁物交由原告使用,于2015年10月16日向原告出具了40万元的场地及设备租用税务发票(盖有普洱市思茅区权燕加油站发票专用章);被告于10月19日向原告出具《情况说明》,内容为:“云南金孔雀交通运输集团有限公司:我普洱市思茅区权燕加油站与贵公司于2015年9月底签订了场地及设备租赁协议,于2015年10月10日至2016年9月30日,租金200000元/年。因我加油站对公账户转户办理中,暂时不能使用,望贵公司将租金汇入我加油站站长高兵个人账户。特此说明  2015年10月19日(盖有普洱市思茅区权燕加油站公章)  开户名:高兵  账号:6228483318169303677  开户行:中国农业银行普洱市南屏支行。”。原告于2015年10月19日将20万元场地及设备租赁费汇入了高兵6228483318169303677 账户内,于2015年11月10日将20万元场地及设备租赁费汇入了高兵6212262508000835256 账户内。协议履行过程中,原告于2016年1月20日对租赁物附属设施进行改造,支付改造费30500元。2016年4月8日普洱市思茅区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因被告增设汽油罐未经正规设计安装,未报安监局备案问题,作出(思)安监管责改[2016]04号《责令限期整改指令书》,指令被告对上述问题于2016年6月8日前整改完毕。2016年8月15日因被告进行整改,原告搬离加油站至今未使用租赁物。2016年12月1日被告向普洱市公安消防支队提出三级加油站的改造验收申请,请求对油罐总储量90m³,0#轻柴油罐2×30m³,93#车用汽油罐30m³;站房高度6.20 m,附属用房高度3.86 m,地上1层,为业务室、接待室,建筑面积87.78㎡;罩棚高度5.80 m,建筑投影面积86㎡的改造工程进行消防验收,普洱市公安消防支队于2016年12月12日作出的普公消验字[2016]第0060号《建设工程消防验收意见书》,评定改造工程验收合格。2017年5月3日被告通过了安监局试生产(使用)方案。另查明客观事实:1、被告系三级加油站;2、国家对加油站的等级是根据加油站的油罐容积和单罐容积来划分,共分为三级加油站,三级加油站为最低级别的加油站,油罐总储量≤90m³,柴油单罐容积≤50m³,汽油罐容积≤30m³,柴油罐容积可折半计入油罐总储量。

(四)判案理由

普洱市思茅区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原、被告双方签订的《租赁协议》,虽然被告提出该协议上印章与实际印章大小不一致的答辩主张,但在原告举证优于被告的情形下,被告未申请司法鉴定,也未向本院提供有效证据推翻该协议不是其真实意思表示,因此原、被告双方签订的《租赁协议》系双方真实意思。本案被告系三级加油站,国家对三级加油站规定了油罐总储量≤90m³,柴油单罐容积≤50m³,汽油罐容积≤30m³,柴油罐容积可折半计入油罐总储量。被告向原告出租50m³的汽油罐违反了国家对行业的禁止性规定,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二条第五项:“由下列情形之一的,合同无效:……(五)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的规定,因此,原、被告达成出租50m³汽油罐的协议无效,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六条:“无效的合同或者被撤销的合同自始没有法律约束力。合同部分无效,不影响其他部分的效力的,其他部分仍然有效。”的规定,原、被告达成出租50m³汽油罐无效部分的协议自始没有法律约束力,达成出租50m³柴油罐的协议仍然有效,有效部分对双方当事人均具有约束力。

对于原告提出解除《租赁协议》的诉讼请求。本院认为,对于合同有效部分,因被告违反国家对三级加油站规模的限定,擅自增设汽油罐未经正规设计安装,未报安监局备案问题,被普洱市思茅区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责令限期整改,导致原告于2016年8月15日搬离加油站至今未使用50m³柴油罐,因此,被告的违法行为,导致合同有效部分无法履行,现也无法继续履行,被告构成根本性违约。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九十四条第四项:“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当事人可以解除合同:……(四)当事人一方迟延履行债务或者有其他违约行为致使不能实现合同目的;……”的规定,原告承租50m³柴油罐现已无法继承履行,不能实现合同目的,因此,对原告提出解除原、被告双方于2015年9月28日签订的《租赁协议》的诉讼请求,本院认为,对于出租50m³汽油罐的无效部分的协议自始没有法律约束力,无需解除;对于达成出租50m³柴油罐有效协议的解除,本院予以支持。

对于租赁50m³柴油罐有效协议的解除处理问题。本院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九十七条:“合同解除后,尚未履行的,终止履行;已经履行的,根据履行情况和合同性质,当事人可以要求恢复原状、采取其他补救措施,并有权要求赔偿损失。”的规定,本案原告于2016年8月15日搬离加油站至今未使用50m³柴油罐,未使用50m³柴油罐期间的剩余租金即为原告的直接损失,被告应予赔偿,50m³柴油罐两年租金为20万元,每日租金为274元,2016年8月15日至2017年9月30日未使用的租金为411天×274=112614元,被告应赔偿原告未使用50m³柴油罐期间的剩余租金112614元,原告所诉超过部分,本院不予支持。

对于被告提出未收到原告交纳的40万元租金,原告构成违约的答辩状主张,本院认为,被告向原告出具《情况说明》中明确了让原告将40万元租金汇入被告加油站站长高兵的个人账户,虽然被告提出该说明上印章与实际印章大小不一致的答辩主张,但在原告举证优于被告的情形下,被告未申请司法鉴定,也未向本院提供有效证据推翻该说明,因此,该说明系被告真实意思表示。原告按《情况说明》将20万元租金汇入《情况说明》下方注明的高兵的个人账户6228483318169303677,随后又将20万元租金汇入了高兵的个人账户6212262508000835256,虽然原告第二次付款未汇入《情况说明》下方注明的高兵的个人账户6228483318169303677内,但仍然系高兵的个人账户,该账户账号应系被告或者高兵告知原告的,高兵作为《情况说明》中被告陈述的加油站站长,告知原告将第二笔租金汇入另一个私人账户内,加之《情况说明》中明确了让原告将40万元租金汇入被告加油站站长高兵的个人账户及被告已开具的《场地及设备租用费40万元的税务发票》,足以让原告相信高兵的行为系职务行为,将租金汇入高兵个人账户即可。高兵未将原告汇入的租金交付被告,系被告与高兵的另外一个法律关系,高兵的职务行为导致的法律责任,应由被告承担。故此,被告该项答辩主张本院不予支持。另,原告汇入第二笔租金时间为2015年11月10日,超过了《租赁协议》约定的期限,但《租赁协议》中租赁50m³柴油罐的协议系有效部分,租赁50m³汽油罐协议系无效部分,柴油罐和汽油罐均为50m³,40万租金对半分割,即50m³的柴油罐租金为20万元、50m³的汽油罐租金20万元,因此原告在约定期限内履行了20万元的租金支付义务,未构成违约。

对于原告提出被告支付改造费用及返还四腔柴油加油机的诉讼请求。本院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二十三条第一款:“承租人经出租人同意,可以对租赁物进行改善或者增设他物。”的规定,原告未向本院举证证明其进行改造经被告同意的事实;在被告否认的情形下,也未向本院举证证明四腔柴油加油机被被告占用的事实,故此,对原告该项诉讼请求,证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

对于原告提出支付违约金30万元的诉讼请求。本院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一十四条:“当事人可以约定一方违约时应当根据违约情况向对方支付一定数额的违约金,也可以约定因违约产生的损失赔偿额的计算方法。约定的违约金低于造成的损失的,当事人可以请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机构予以增加;约定的违约金过分高于造成的损失的,当事人可以请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机构予以适当减少。当事人就迟延履行约定违约的,违约方支付违约金后,还应当履行债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二十九:“当事人主张约定的违约金过高请求予以适当减少的,人民法院应当以实际损失为基础,兼顾合同的履行情况、当事人的过错程度以及预期利益等综合因素,根据公平原则和诚实信用原则予以衡量,并作出裁判。当事人约定的违约金超过造成损失的百分之三十的,一般可以认定为合同法第一百一十四条第二款规定的‘过分高于造成的损失’。”的规定,本案中,原、被告双方虽然在《租赁协议》中约定了30万元的违约金,但合同总标的(租金)为40万元,违约金占合同总标的的75%,显然双方约定的违约金对违约方显失公平。原告因被告违约的直接损失为未使用期间剩余租金的资金占用损失,因此,对于违约金本院酌情支持自原告未使用50m³的柴油罐之日起至起诉之日止,即自2016年8月15日至2017年6月7日止,参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规定的民间借贷年利率以不超过24%标准计算为21918元(112614×24%÷365×296=21918)。

对于《租赁协议》中租赁50m³汽油罐无效协议的无效处理问题。本院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八条:“合同无效或者被撤销后,因该合同取得的财产,应当予以返还;不能返还或者没有必要返还的,应当折价补偿,有过错的一方应当赔偿对方因此所受到的损失,双方都有过错的应当各自承担相应的责任。”的规定,原告向有储油资质的被告承租油罐储存运营用油,并无过错;被告明知国家对三级加油站油罐总储量及汽油罐容积的规定,并向原告隐瞒该事实,向原告出租50m³的汽油罐,因此,被告应承担导致双方租赁50m³的汽油罐协议无效的完全责任。因此,为避免当事人再次起诉造成诉累、节约司法资源,根据上述法条的立法精神和原则,明确了法院对合同无效后法律后果可依职权进行处理,无需当事人另行提起诉讼。综上,被告应将取得的20万元租金返还原告。合同无效给原告造成的直接损失为20万元租金的占用损失费,被告应赔偿原告资金占用损失费,资金占用损失费以原告最后一次缴纳租金起至起诉之日止,即自2015年11月10日起至2017年6月7日,参照2017年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人民币贷款一年以内基准年利率4.35%计算为13705元(200000×4.35%÷365×575=13705)。

(五)定案结论

普洱市思茅区人民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二条第五项、第五十六条、第九十四条第四项、第九十七条、第一百一十四条、第二百二十三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二十九、《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之规定,作出判决如下:

一、解除原告云南金孔雀交通运输集团有限公司与被告普洱市思茅区权燕加油站于2015年9月28日签订的《租赁协议》中达成出租50m³柴油罐的协议;

二、由被告普洱市思茅区权燕加油站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原告云南金孔雀交通运输集团有限公司未使用50m³柴油罐期间的剩余租金112614元、违约金21918元、因合同无效取得的租金200000元、资金占用损失13705元,以上共计348237元;

三、驳回原告云南金孔雀交通运输集团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六)解说

本案涉及合同效力、解除及处理问题。法院对合同无效部分认定,被告因违反国家法律、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导致合同部分无效,具有完全责任。合同部分无效系法院通过庭审审查作出的认定,双方当事人不可能就无效部分的处理提出请求,法院根据无效合同处理的法律原则及精神,对无效部分依职权作出处理,即避免了当事人再次起诉造成诉累,又节约了司法资源,体现了人民法院公正与效率的工作主题。

法院对合同有效部分认定,被告因违反国家法律规定,被有关行政部门限期整改,导致有效部分的租赁协议无法继续履行,被告构成违约,应按双方约定支付原告违约金。在被告提出未违约的答辩意见的情形下,被告不可能对违约金的数额过高提出异议,法院兼顾合同的履行情况,根据公平和诚实信用原则衡量,认定造成原告实际损失系未履行期间的租金占用损失,认定双方约定的违约金数额过高,并参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规定的民间借贷年利率以不超过24%标准计算未履行期间的租金占用损失作为违约金;对无效部分处理认定,造成原告实际损失系租金占用损失,并参照2017年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人民币贷款基准年利率计算损失, 对合同有效部分解除和无效部分处理,两种不同的资金占用损失计算,体现了人民法院公平与公正的工作原则。

本案判决后,被告不服提起上述,二审法院判决维持了一审判决。

 

附:民事判决书

 

 

 

云南省普洱市思茅区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7)云0802民初1505号  

 

原告:云南金孔雀交通运输集团有限公司,住所地:普洱市思茅区康平大道,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530800218353757U。

法定代表人:龚新强,男,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夏云岭,男,1982年3月10日出生,汉族,云南金孔雀交通运输集团有限公司员工,住普洱市思茅区振兴大道16号70幢10单元901室。公民身份号码:53038119820310055X。代理权限:特别授权代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李玲庆,女,1978年10月13日出生,汉族,云南金孔雀交通运输集团有限公司员工,住普洱市思茅区代家巷41号1幢1单元101室。公民身份号码:532701197810130045。代理权限:特别授权代理。

被告:普洱市思茅区权燕加油站,住所地:普洱市思茅区思澜路1800米处,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530802795198654E。

法定代表人:饶春燕,女,该加油站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马敏慧,云南震南律师事务所律师。代理权限:特别授权代理。

原告云南金孔雀交通运输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孔雀交运公司)与被告普洱市思茅区权燕加油站(以下简称权燕加油站)租赁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7年6月7日立案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金孔雀交运公司委托诉讼代理人夏云岭、李玲庆、被告权燕加油站委托诉讼代理人马敏慧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金孔雀交运公司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判令解除原、被告双方于2015年9月28日签订的《租赁协议》;2、判令被告退还原告未使用期限的剩余租金232876.71元;3、判令被告赔偿原告改造费用20643.38元;4、判令被告返还四腔柴油加油机一台;5、判令被告支付原告违约金30万元,以上金额共计553520.09元。事实和理由:2015年9月28日,原、被告双方签订了《租赁协议》,约定被告向原告出租50 m³柴油罐一个、50 m³汽油罐一个、双腔加油机一台及其他管道等运营必需的设备等,以供原告内部车辆加油使用,租赁期限2年,即自2015年10月10日起至2017年10月9日止,租金40万元。协议签订后,原告按约向被告支付了40万元租金,被告将加油设施设备交付原告使用。2016年1月20日,因原告加油量大,经被告同意,原告将租用的加油设施设备委托普洱市思茅区赢鑫钢结构厂进行升级改造,将双腔加油机更换为四腔加油机,并对配套加油设施进行改造,共产生改造费30500元。2016年8月13日,被告站长高兵电话通知原告,因思茅区安监局对被告下发责令限期整改指令书,要求原告三天内暂时搬离,并承诺三个月时间整改完毕后,原告重新搬回。于是,原告于2016年8月15日按被告要求搬离。整改期限届满后,被告擅自将租赁给原告的前述加油设施设备转租给他人,造成原告至今未能搬回加油,给原告产生了重大损失。原告认为,被告擅自转租的行为已构成了根本性违约,其行为侵害了原告的合法权益,为维护原告合法权益,特向本院提起诉讼。 

被告权燕加油站辩称,原告将40万元租金交付给了被告的劳务工人高斌,被告未收到原告缴纳的该笔租金;其次,由于原告的违法改造,致使被告于2016年4月8日被安监部门责令停业整顿,于2017年5月18日开始试运营,三个月后安监部门验收合格后才能正常营业,给被告造成了上百万元的损失,因此本案系原告违约,而非被告未违约,请求本院驳回原告诉讼请求。

对于原告提交的《租赁协议》、《情况说明》、《发票联》、《中国工商银行业务回单(付款)》用以证明原、被告双方存在租赁关系,原告向被告支付40万元租金的事实。被告质证认可《租赁协议》的内容真实性,但对该协议上盖有被告的公章存在异议,认为该协议上盖有被告的公章与实际印章大小不一致;被告质证不予认可《情况说明》,认为该说明上盖有被告的公章与实际印章大小不一致;被告质证不予认可《发票联》的真实性,认为出票日期系2015年10月16日,截止出票时间前一天,被告未收到40万元租金;对于《中国工商银行业务回单(付款)》被告质证认为,原告支付的40万元租金是分两笔支付,第一笔20万元的转款时间为2015年10月19日 ,是按《情况说明》指定的高兵的个人账户转入的,第二笔20万元的转款时间为2015年11月10日,原告未按《情况说明》指定的高兵的个人账户转入,而是转入了高兵的另一个人账户,因此收取20万元租金系高兵个人,被告未收到原告支付的租金。本院认为,对于被告提出《租赁协议》、《情况说明》上盖有的被告印章与实际印章大小不一致的质证意见,本院庭审中征询被告是否申请对该印章进行司法鉴定,被告明确答复不申请,因此,在原告举证优于被告的情形下,被告未申请司法鉴定,也未向本院提供有效证据推翻《租赁协议》及《情况说明》,故此,上述证据材料来源合法,内容真实,与本案事实极具关联,形成证据锁链,本院予以采信。对于原告提交的《加油站改造合同书》、《思茅区权燕加油站改造费用、发票》、《中国工商银行业务回单》用以证实原告产生改造费30500元的事实。被告质证对上述证据的三性予以认可,但提出对于原告进行改造产生费用并不知情。本院认为,被告对上述证据材料的三性特征均予以认可,因此,对于上述证据材料,本院予以认可。对于原告提交的《关于限期退还租赁费的函》、《EMS国内标准款快递》、《改退批条》用以证明原告催要退还未使用剩余租金的事实,被告质证不予认可,认为与本案无关。本院认为,《关于限期退还租赁费的函》系原告单方作出的函件,本院不予采信,上述证据材料证明了原告向被告邮寄信件,被告拒收的事实,因此,对于原告的证明目的,本院不予采信。对于原告提交的照片用以证实被告整改后擅自将涉案设备出租他人经营的事实,被告质证认可系加油站的照片,但对原告证明内容及目的不予认可。本院认为,仅凭照片而无其他证据佐证,不能证明原告主张的证明内容及目的,因此对于原告的证明目的,本院不予支持。对于原告提交的普洱市公安消防支队于2016年12月12日作出的普公消验字[2016]第0060号《建设工程消防验收意见书》及《安监局试生产(使用)方案审查表》用以证明普洱市公安消防支队已经对被告加油站验收合格,安监局已经于2017年5月3日审查通过被告加油站的整改方案,被告已于5月18日运营的事实。被告质证认可,提出不是正式运营,是试生产(使用),以上证据材料,因被告质证无异议,本院予以采信。

对于被告提交的普洱市思茅区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于2016年4月8日作出的(思)安监管责改[2016]04号《责令限期整改指令书》用以证明因原告擅自对加油站进行改造,导致被告受到安监局指令限期整改,正式营业时间不明确的事实。原告质证认可该份证据材料的三性,但认为被告受到安监局的指令整改原因系被告擅自增设汽油罐未经正规设计安装,未报安监局备案,而非因原告的改造造成,不予认可被告证明目的。本院认为,该份证据材料原告对三性予以认可,因此,本院予以采信。

根据原、被告双方举证及本院对上述证据材料的分析认证,本院确认如下法律事实:2015年9月28日,原、被告双方签订了《租赁协议》,其中约定被告将一个50m³的柴油罐、一个50m³的汽油罐、一台双枪加油机及其管道等运营必须的设施出租给原告,租赁期限两年,即自2015年10月10日起至2017年9月30日止,租金每年20万元,两年租金共计40万元,原告于签订协议后一个月内一次性付清,被告收取原告支付的租金须向原告出具税务专用发票。被告承诺所租赁的资产安全性符合消防要求。违约方向守约方支付30万元违约金,并赔偿给对方造成的损失。协议签订后,被告按约将租赁物交由原告使用,于2015年10月16日向原告出具了40万元的场地及设备租用税务发票(盖有普洱市思茅区权燕加油站发票专用章);被告于10月19日向原告出具《情况说明》,内容为:“云南金孔雀交通运输集团有限公司:我普洱市思茅区权燕加油站与贵公司于2015年9月底签订了场地及设备租赁协议,于2015年10月10日至2016年9月30日,租金200000元/年。因我加油站对公账户转户办理中,暂时不能使用,望贵公司将租金汇入我加油站站长高兵个人账户。特此说明  2015年10月19日(盖有普洱市思茅区权燕加油站公章)  开户名:高兵  账号:6228483318169303677  开户行:中国农业银行普洱市南屏支行。”。原告于2015年10月19日将20万元场地及设备租赁费汇入了高兵6228483318169303677 账户内,于2015年11月10日将20万元场地及设备租赁费汇入了高兵6212262508000835256 账户内。协议履行过程中,原告于2016年1月20日对租赁物附属设施进行改造,支付改造费30500元。2016年4月8日普洱市思茅区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因被告增设汽油罐未经正规设计安装,未报安监局备案问题,作出(思)安监管责改[2016]04号《责令限期整改指令书》,指令被告对上述问题于2016年6月8日前整改完毕。2016年8月15日因被告进行整改,原告搬离加油站至今未使用租赁物。2016年12月1日被告向普洱市公安消防支队提出三级加油站的改造验收申请,请求对油罐总储量90m³,0#轻柴油罐2×30m³,93#车用汽油罐30m³;站房高度6.20 m,附属用房高度3.86 m,地上1层,为业务室、接待室,建筑面积87.78㎡;罩棚高度5.80 m,建筑投影面积86㎡的改造工程进行消防验收,普洱市公安消防支队于2016年12月12日作出的普公消验字[2016]第0060号《建设工程消防验收意见书》,评定改造工程验收合格。2017年5月3日被告通过了安监局试生产(使用)方案。另查明客观事实:1、被告系三级加油站;2、国家对加油站的等级是根据加油站的油罐容积和单罐容积来划分,共分为三级加油站,三级加油站为最低级别的加油站,油罐总储量≤90m³,柴油单罐容积≤50m³,汽油罐容积≤30m³,柴油罐容积可折半计入油罐总储量。

本院认为,原、被告双方签订的《租赁协议》,虽然被告提出该协议上印章与实际印章大小不一致的答辩主张,但在原告举证优于被告的情形下,被告未申请司法鉴定,也未向本院提供有效证据推翻该协议不是其真实意思表示,因此原、被告双方签订的《租赁协议》系双方真实意思。本案被告系三级加油站,国家对三级加油站规定了油罐总储量≤90m³,柴油单罐容积≤50m³,汽油罐容积≤30m³,柴油罐容积可折半计入油罐总储量。被告向原告出租50m³的汽油罐违反了国家对行业的禁止性规定,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二条第五项:“由下列情形之一的,合同无效:……(五)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的规定,因此,原、被告达成出租50m³汽油罐的协议无效,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六条:“无效的合同或者被撤销的合同自始没有法律约束力。合同部分无效,不影响其他部分的效力的,其他部分仍然有效。”的规定,原、被告达成出租50m³汽油罐无效部分的协议自始没有法律约束力,达成出租50m³柴油罐的协议仍然有效,有效部分对双方当事人均具有约束力。

对于原告提出解除《租赁协议》的诉讼请求。本院认为,对于合同有效部分,因被告违反国家对三级加油站规模的限定,擅自增设汽油罐未经正规设计安装,未报安监局备案问题,被普洱市思茅区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责令限期整改,导致原告于2016年8月15日搬离加油站至今未使用50m³柴油罐,因此,被告的违法行为,导致合同有效部分无法履行,现也无法继续履行,被告构成根本性违约。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九十四条第四项:“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当事人可以解除合同:……(四)当事人一方迟延履行债务或者有其他违约行为致使不能实现合同目的;……”的规定,原告承租50m³柴油罐现已无法继承履行,不能实现合同目的,因此,对原告提出解除原、被告双方于2015年9月28日签订的《租赁协议》的诉讼请求,本院认为,对于出租50m³汽油罐的无效部分的协议自始没有法律约束力,无需解除;对于达成出租50m³柴油罐有效协议的解除,本院予以支持。

对于租赁50m³柴油罐有效协议的解除处理问题。本院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九十七条:“合同解除后,尚未履行的,终止履行;已经履行的,根据履行情况和合同性质,当事人可以要求恢复原状、采取其他补救措施,并有权要求赔偿损失。”的规定,本案原告于2016年8月15日搬离加油站至今未使用50m³柴油罐,未使用50m³柴油罐期间的剩余租金即为原告的直接损失,被告应予赔偿,50m³柴油罐两年租金为20万元,每日租金为274元,2016年8月15日至2017年9月30日未使用的租金为411天×274=112614元,被告应赔偿原告未使用50m³柴油罐期间的剩余租金112614元,原告所诉超过部分,本院不予支持。

对于被告提出未收到原告交纳的40万元租金,原告构成违约的答辩状主张,本院认为,被告向原告出具《情况说明》中明确了让原告将40万元租金汇入被告加油站站长高兵的个人账户,虽然被告提出该说明上印章与实际印章大小不一致的答辩主张,但在原告举证优于被告的情形下,被告未申请司法鉴定,也未向本院提供有效证据推翻该说明,因此,该说明系被告真实意思表示。原告按《情况说明》将20万元租金汇入《情况说明》下方注明的高兵的个人账户6228483318169303677,随后又将20万元租金汇入了高兵的个人账户6212262508000835256,虽然原告第二次付款未汇入《情况说明》下方注明的高兵的个人账户6228483318169303677内,但仍然系高兵的个人账户,该账户账号应系被告或者高兵告知原告的,高兵作为《情况说明》中被告陈述的加油站站长,告知原告将第二笔租金汇入另一个私人账户内,加之《情况说明》中明确了让原告将40万元租金汇入被告加油站站长高兵的个人账户及被告已开具的《场地及设备租用费40万元的税务发票》,足以让原告相信高兵的行为系职务行为,将租金汇入高兵个人账户即可。高兵未将原告汇入的租金交付被告,系被告与高兵的另外一个法律关系,高兵的职务行为导致的法律责任,应由被告承担。故此,被告该项答辩主张本院不予支持。另,原告汇入第二笔租金时间为2015年11月10日,超过了《租赁协议》约定的期限,但《租赁协议》中租赁50m³柴油罐的协议系有效部分,租赁50m³汽油罐协议系无效部分,柴油罐和汽油罐均为50m³,40万租金对半分割,即50m³的柴油罐租金为20万元、50m³的汽油罐租金20万元,因此原告在约定期限内履行了20万元的租金支付义务,未构成违约。

对于原告提出被告支付改造费用及返还四腔柴油加油机的诉讼请求。本院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二十三条第一款:“承租人经出租人同意,可以对租赁物进行改善或者增设他物。”的规定,原告未向本院举证证明其进行改造经被告同意的事实;在被告否认的情形下,也未向本院举证证明四腔柴油加油机被被告占用的事实,故此,对原告该项诉讼请求,证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

对于原告提出支付违约金30万元的诉讼请求。本院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一十四条:“当事人可以约定一方违约时应当根据违约情况向对方支付一定数额的违约金,也可以约定因违约产生的损失赔偿额的计算方法。约定的违约金低于造成的损失的,当事人可以请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机构予以增加;约定的违约金过分高于造成的损失的,当事人可以请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机构予以适当减少。当事人就迟延履行约定违约的,违约方支付违约金后,还应当履行债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二十九:“当事人主张约定的违约金过高请求予以适当减少的,人民法院应当以实际损失为基础,兼顾合同的履行情况、当事人的过错程度以及预期利益等综合因素,根据公平原则和诚实信用原则予以衡量,并作出裁判。当事人约定的违约金超过造成损失的百分之三十的,一般可以认定为合同法第一百一十四条第二款规定的‘过分高于造成的损失’。”的规定,本案中,原、被告双方虽然在《租赁协议》中约定了30万元的违约金,但合同总标的(租金)为40万元,违约金占合同总标的的75%,显然双方约定的违约金对违约方显失公平。原告因被告违约的直接损失为未使用期间剩余租金的资金占用损失,因此,对于违约金本院酌情支持自原告未使用50m³的柴油罐之日起至起诉之日止,即自2016年8月15日至2017年6月7日止,参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规定的民间借贷年利率以不超过24%标准计算为21918元(112614×24%÷365×296=21918)。

对于《租赁协议》中租赁50m³汽油罐无效协议的无效处理问题。本院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八条:“合同无效或者被撤销后,因该合同取得的财产,应当予以返还;不能返还或者没有必要返还的,应当折价补偿,有过错的一方应当赔偿对方因此所受到的损失,双方都有过错的应当各自承担相应的责任。”的规定,原告向有储油资质的被告承租油罐储存运营用油,并无过错;被告明知国家对三级加油站油罐总储量及汽油罐容积的规定,并向原告隐瞒该事实,向原告出租50m³的汽油罐,因此,被告应承担导致双方租赁50m³的汽油罐协议无效的完全责任。因此,为避免当事人再次起诉造成诉累、节约司法资源,根据上述法条的立法精神和原则,明确了法院对合同无效后法律后果可依职权进行处理,无需当事人另行提起诉讼。综上,被告应将取得的20万元租金返还原告。合同无效给原告造成的直接损失为20万元租金的占用损失费,被告应赔偿原告资金占用损失费,资金占用损失费以原告最后一次缴纳租金起至起诉之日止,即自2015年11月10日起至2017年6月7日,参照2017年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人民币贷款一年以内基准年利率4.35%计算为13705元(200000×4.35%÷365×575=13705)。

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二条第五项、第五十六条、第九十四条第四项、第九十七条、第一百一十四条、第二百二十三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二十九、《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解除原告云南金孔雀交通运输集团有限公司与被告普洱市思茅区权燕加油站于2015年9月28日签订的《租赁协议》中达成出租50m³柴油罐的协议;

二、由被告普洱市思茅区权燕加油站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原告云南金孔雀交通运输集团有限公司未使用50m³柴油罐期间的剩余租金112614元、违约金21918元、因合同无效取得的租金200000元、资金占用损失13705元,以上共计348237元;

三、驳回原告云南金孔雀交通运输集团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的,应当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9335元,减半收取4667.50元,由原告云南金孔雀交通运输集团有限公司负担1727元,由被告普洱市思茅区权燕加油站负担2940.50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以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云南省普洱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员    黄海雁  

             二〇一七 年 八 月 七 日  

             书  记  员    杨臻志  

 


技术支持:北京华宇信息技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