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茅区人民法院司法信息网 > 指导性案例

正文

正当防卫与防卫过当的认定以及防卫过当罪名定性----被告人杨正华过失致人死亡罪一案

2014-07-24 11:14:15 来源: 本站

 正当防卫与防卫过当的认定

以及防卫过当罪名定性
                        ----被告人杨正华过失致人死亡罪一案
 
【案件基本信息】
1、判决书字号
云南省普洱市思茅区人民法院(2013)思刑初字第100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
2、案由:过失致人死亡
3、当事人
公诉机关:云南省普洱市思茅区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杨正华
【基本案情】
2012年8月29日16时许,被告人杨正华与徐国亮、袁超、罗昌虎、李荣强、周树财等人在普洱市思茅区南屏镇木乃河工业园区茂杰石棉瓦厂一起玩扑克喝酒。当日19时许,因周树财阻挠徐国亮、袁超、杨正华离开而发生争执,周树财跑到宿舍内拿出一把菜刀,手持菜刀将三人及劝架的罗昌虎砍伤、划伤。后袁超、杨正华将周树财所持菜刀抢下,周树财便捡起两根木棒继续殴打,杨正华等人躲开后,周树财再次用木棒打向杨正华时,杨正华捡起一块木板向周树财打了一下,周树财被打到头部便倒在地上,杨正华让李荣强等人扶周树财回宿舍睡觉。后周树财被送往医院经抢救无效死亡。经鉴定,被告人杨正华左面、项部多处浅表划伤的损伤程度为轻微伤。袁超左额头皮挫裂的损伤程度为轻微伤。徐国亮额部头皮挫裂的损伤程度为轻微伤。罗昌虎右面部划伤的损伤程度为轻微伤。周树财系头部钝器打击致重型颅脑损伤死亡。案发期间,被告人杨正华两次主动向公安机关打电话报警。
公诉机关提供了现场勘验笔录、法医临床学鉴定意见、尸体检验报告、证人证言、被告人供述等证据,其中,被告人杨正华在公安机关供述:“周树财与袁超因其他事情起了争执,后来周树财跑到房间里拿出一把菜刀准备砍袁超,徐国亮就上前拦住,周树财便将徐国亮推倒在地,砍了徐国亮头部一下。其见状打电话报警后上去拉劝,周树财转身将其推倒在旁边堆放的石棉瓦上,接着袁超来拉劝,周树财又用菜刀砍了袁超头部一下,在反复的拉劝过程中,当周树财把菜刀架到其后颈部时,被其反手抓住周树财拿刀的手,把刀夹在其两膝之间把菜刀的刀刃和刀柄折断,刀刃被周树财的老表(李荣强)捡走,刀柄还在周树财手中。后周树财到旁边拿了两根木棒向其与袁超的方向砸来被其躲开,其就从地上拿到一块木板,周树财接着冲过来要用木棒继续打时,其用木板打了周树财一下,打在周树财的头部,后周树财就被打倒在地,木板也被打断裂了,袁超要冲上去打周树财被其拦住了。其让周树财的女友把周树财带回房间睡觉,见警察还没到便再次打电话报警,后其与袁超和徐国亮到医院包扎。”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杨正华的上述行为系正当防卫超出必要限度的故意犯罪,应当以故意伤害罪追究被告人杨正华的刑事责任。被告人及辩护人认为被告人杨正华行使的是无限防卫权,并未超过正当防卫的必要限度,属于正当防卫,不应承担刑事责任。
【案件焦点】
1、被告人杨正华的行为属正当防卫还是防卫过当。
2、被告人杨正华的行为如果属于防卫过当,应当如何认定罪名。
【法院裁判要旨】
云南省普洱市思茅区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本案中,关于杨正华何时拿起木板打击被害人周树财的问题,证人熊丽证实菜刀被抢下后,看到周树财先拿着一根木棒打了袁超(对方),后不知被谁拿了一根一米长的木板打倒在地的证言,因证人熊丽是被害人周树财的女朋友,与周树财具有利害关系,而其所作证言与被告人杨正华的供述相符,即对于杨正华抢下菜刀后,被害人周树财使用木棒再次侵害过程中,杨正华用地上的木板打击了一下周树财的事实,证据之间能够相互印证。因此,被告人杨正华在其与同伴的人身遭受他人酒后使用菜刀、木棒等一系列连续性侵害之际,捡起地上的木板打了被害人周树财一下,因打击到头部致其死亡的行为,属于正当防卫明显超过必要限度造成的重大损害,系防卫过当。根据被告人杨正华事发时所处的环境、使用工具的对抗性以及打击的次数等,其对自己的行为致使被害人死亡结果的发生并没有预见性,属于过失犯罪,故被告人杨正华的行为构成过失致人死亡罪,应受刑罚处罚。被告人杨正华及辩护人提出关于周树财使用菜刀砍伤他人系行凶的行为,被告人杨正华行使的是无限防卫权,并未超过正当防卫的必要限度,属于正当防卫的辩护意见,因被害人使用菜刀造成杨正华等人的伤情均属轻微伤,且被害人手持的菜刀被抢下后使用木棒进行打击,该行为不属于行凶行为,被告人杨正华使用木板进行防卫时超过必要限度,应当承担刑事责任。被告人杨正华的行为系防卫过当,应当减轻处罚。被告人杨正华在案发时主动报案,犯罪后如实供述犯罪事实,系自首,可以减轻处罚。
云南省普洱市思茅区人民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三条、第二十条第二款、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第四十七条、之规定,作出如下判决:
被告人杨正华犯过失致人死亡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
【法官后语】
该案例涉及正当防卫和防卫过当的区别。刑法第二十条第一款、第二款规定,“为了使国家、公共利益、本人或者他人的人身、财产和其他权利免受正在进行的不法侵害,而采取的制止不法侵害的行为,对不法侵害人造成损害的,属于正当防卫,不负刑事责任。正当防卫明显超过必要限度造成重大损害的,应当负刑事责任,但是应当减轻或者免除处罚。”因此,正当防卫与防卫过当的认定,主要是看防卫的行为是否超过了必要的限度。就本案来看,被害人酒后使用菜刀、木棒等实施一系列连续性侵害,被告人及其同伴为了制止该不法侵害,已通过多人之力将被害人手中的菜刀抢下,面对被害人继续使用木棒侵害的行为本可以再次抢下木棒加以制止,但被告人采用捡起木板进行抵御,而这样的抵御行为打击到被害人头部致其死亡,造成了不应有的损害,因此将该防卫行为认定为超出了必要的限度,属于防卫过当。
刑法第二十条第三款规定,“对正在进行行凶、杀人、抢劫、强奸、绑架以及其他严重危及人身安全的暴力犯罪,采取防卫行为,造成不法侵害人伤亡的,不属于防卫过当,不负刑事责任”,该款规定了“无限防卫权”,又称无过当防卫权或特殊正当防卫,“无限防卫权”有严格的理解和适用。就本案来看,被害人持刀进行侵害的行为是否应当认定为故意行凶,司法实践中,对于行凶的理解一般是指杀人与重伤界限不清的暴力犯罪。被害人虽然持有凶器,但其是在酒后为阻止被告人离开而实施的不理性行为,与故意施以致命的暴力行凶行为有所不同。此外,从被告人及其同伴被菜刀威胁的伤情来看,经鉴定均属轻微伤,虽然这一结果在事件发生之时无法作出准确判断,但在审理案件中对损害结果这一因素的考虑可以成为评判是否属“故意行凶”的另一个标准。因此,由于被害人的行为不属于“故意行凶”,被告人杨正华采取的防卫行为不属于特殊正当防卫,不能认定为行使“无限防卫权”。
防卫过当不是罪名,其行为根据刑法分则的规定有特定的罪名。就本案来看,被害人酒后首先使用菜刀对被告人及其同伴实施侵害,当菜刀被抢掉后又捡起木棒继续实施侵害,被告人在受到这一系列连续性的侵害之际,随手捡起地上的木板打了被害人一下,以制止被害人手持木棒殴打自己的侵害,在被害人因被打击到头部倒地时,停止了打击行为并让人将被害人搀扶进屋休息。因此,根据被告人事发时所处的环境、使用工具的对抗性以及打击的次数等,法院认为被告人对自己的行为致使被害人死亡结果的发生并没有预见性,属于过失犯罪,故认定被告人的行为构成过失致人死亡罪。
值得注意的是,正当防卫、防卫过当以及相应的罪名定性,要结合案情作具体分析,不能一概而论,应当从防卫行为实施的环境、使用的工具、实施的行为以及具体损害后果来分析被告人的主观罪过,根据主客观一致的原则定罪。
 
 
 
编写人:云南省普洱市思茅区人民法院 白凌
 
 
 
 
 
云南省普洱市思茅区人民法院
 
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
 
                                               (2013)思刑初字第100号
 
公诉机关普洱市思茅区人民检察院。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周元学,男,1966年7月14日出生,普洱市景东县人,汉族,小学文化,农民,住普洱市景东县林街乡清河村委会中山村民小组。系本案被害人周树财之父。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凌发兰,女,1970年10月25日出生,普洱市景东县人,汉族,文盲,农民,住普洱市景东县林街乡清河村委会中山村民小组。系本案被害人周树财之母。
诉讼代理人周垠,云南标点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杨正华,男,1982年3月25日出生,普洱市思茅区人,汉族,小学文化,农民,住普洱市思茅区六顺乡嘎里村委会嘎里村民小组20号,身份证号码:532701198203251536。因涉嫌犯故意伤害罪,于2012年8月30日被普洱市公安局思茅分局刑事拘留,2012年9月12日逮捕,现押于普洱市思茅区看守所。
辩护人王伟刚,云南张思伟律师事务所律师。
普洱市思茅区人民检察院以思检刑诉(2013)52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杨正华犯故意伤害罪,于2013年4月1日向本院提起公诉,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周元学、凌发兰向本院提起附带民事诉讼。本案因附带民事诉讼,经普洱市中级人民法院批准,延长审限三个月。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合并审理。普洱市思茅区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黄冠、代理检察员郭兴星出庭支持公诉,上列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及其诉讼代理人、被告人及其辩护人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公诉机关指控:2012年8月29日19时许,被告人杨正华与徐国亮、袁超、周树财等人在普洱市思茅区南屏镇木乃河工业园区茂杰石棉瓦厂喝酒后,因周树财阻挠杨正华等人离开发生争执,周树财持菜刀砍伤、划伤杨正华等人,菜刀被抢下后周树财捡木板继续要打时,杨正华用一块木板打击周树财的头部致其抢救无效死亡。经鉴定,杨正华等人的伤情为轻微伤,周树财系头部钝器打击致重型颅脑损伤死亡。对所指控的事实,公诉机关提供了相应的证据证实。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杨正华的行为已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二款之规定,构成故意伤害罪。被告人杨正华的行为系防卫过当,且有自首情节,量刑建议判处五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周元学、凌发兰提出,因被告人杨正华的行为致其子周树财死亡,要求判令被告人杨正华赔偿其经济损失:医疗费2463.96元、丧葬费22540.50元、伙食费2050元、住宿费210元、交通费845元、死亡赔偿金371520元,共计人民币399629.46元。并向法庭提供了下列有关证据:身份证复印件二份、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六十二医院卫生医疗收费票据二份、普洱市人民医院门诊收费收据二十三份、住宿费发票五份、交通费发票十五份、餐饮费发票二十九份。
法庭审理中,被告人杨正华提出,周树财被抢掉菜刀后又捡起木板打过来时,其顺手用旁边的木板打了周树财一下,其行为属于正当防卫。辩护人王伟刚提出,周树财使用菜刀砍伤他人系行凶的行为,此时被告人杨正华行使的是无限防卫权,并未超过正当防卫的必要限度,属于正当防卫,不应承担刑事责任。
经审理查明:2012年8月29日16时许,被告人杨正华与徐国亮、袁超、罗昌虎、李荣强、周树财等人在普洱市思茅区南屏镇木乃河工业园区茂杰石棉瓦厂一起玩扑克喝酒。当日19时许,因周树财阻挠徐国亮、袁超、杨正华离开而发生争执,周树财跑到宿舍内拿出一把菜刀,手持菜刀将三人及劝架的罗昌虎砍伤、划伤。后袁超、杨正华将周树财所持菜刀抢下,周树财便捡起两根木棒继续殴打,杨正华等人躲开后,周树财再次用木棒打向杨正华时,杨正华捡起一块木板向周树财打了一下,周树财被打到头部便倒在地上,杨正华让李荣强等人扶周树财回宿舍睡觉。后周树财被送往医院经抢救无效死亡。经鉴定,被告人杨正华左面、项部多处浅表划伤的损伤程度为轻微伤。袁超左额头皮挫裂的损伤程度为轻微伤。徐国亮额部头皮挫裂的损伤程度为轻微伤。罗昌虎右面部划伤的损伤程度为轻微伤。周树财系头部钝器打击致重型颅脑损伤死亡。案发期间,被告人杨正华两次主动向公安机关打电话报警。
另查明,被害人周树财受伤当晚被送往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六十二医院、普洱市人民医院救治,支付医疗费2463.96元。周树财的家属从景东县林街乡赴思茅区办理丧事支付伙食费2050元、交通费845元、住宿费210元。被告人杨正华的亲属已向被害人周树财的亲属代为赔偿人民币12000元。
上述事实,有公诉机关、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提供的下列证据予以证明:
1、接受刑事案件登记表、普洱市公安局思茅分局指挥中心情况说明、立案决定书,证实2012年8月29日19时22分42秒,普洱市公安局思茅分局110指挥中心接到一名男子用电话号码为15154802132的电话报警称在思茅区南屏镇木乃河工业园区茂杰石棉瓦厂有人打架,请处理。当日19时31分19秒,指挥中心再次接到该电话号码报警催问民警是否出警,接警员告知出警民警正在途中。当民警赶赴现场时,伤者已被送往医院治疗,后民警找到报案人杨正华,经调查发现伤者周树财伤情严重、生命垂危,公安机关于2012年8月30日对该案立案侦查。
2、户口证明、违法犯罪经历查询材料,证实被告人杨正华的身份情况,经查询,杨正华无违法犯罪记录。
3、抓获被告人经过证明,证实公安民警接到报案出警后对报案人杨正华进行询问,经调查,查证被害人周树财的伤情系杨正华殴打所致,于2012年8月30日13时对其宣布刑事拘留。
4、现场勘验笔录及照片、扣押物品清单、普洱市公安局思茅分局南屏派出所情况说明、物证照片,证实公安机关对位于思茅区南屏镇木乃河工业园区茂杰石棉瓦厂案发现场进行勘验、拍照的情况,并从现场提取木块5段、血泊2处、流柱状血迹1处、滴落状血迹2处,在案发现场一名青年向公安机关提交了菜刀一把,并告知民警该菜刀是伤者周树财在打架过程中所使用。经侦查人员带被告人杨正华辨认,在案发现场未能提取周树财使用的两根木棒。
5、现场辨认笔录及照片,证实被告人杨正华对位于南屏镇木乃河工业园区茂杰石棉瓦厂案发现场,以及殴打周树财使用的木块进行辨认的情况。
6、法医临床学鉴定书、鉴定意见通知书,证实经普洱市思茅区公安司法鉴定中心鉴定,被告人杨正华左面、项部多处浅表划伤的损伤程度为轻微伤。袁超左额头皮挫裂的损伤程度为轻微伤。徐国亮额部头皮挫裂的损伤程度为轻微伤。罗昌虎右面部划伤的损伤程度为轻微伤。上述鉴定意见已告知相关当事人。
7、法医学尸体检验报告书、解剖尸体通知书、鉴定结论通知书,证实经普洱市思茅区公安司法鉴定中心鉴定,周树财系头部钝器打击致重型颅脑损伤死亡。该检验结果已告知相关当事人。
8、证人证言。
证人袁超证实,2012年8月29日16时许,其与徐国亮、杨正华到思茅区南屏镇木乃河工业园区茂杰石棉瓦厂与李荣强、周树财一起喝酒,18时许,大家都喝得差不多醉了,其与徐国亮、杨正华商量准备要走,李荣强和周树财跟着出来拉住不让离开要继续喝酒,其准备去上厕所途中,就听到吵吵闹闹的声音,回来看到周树财拿着一把菜刀把徐国亮按倒在地并用菜刀刀背砍徐国亮的腰部和背部,其见状把周树财拉开,周树财就用菜刀刀背砍了其头部额头上一刀背,并将其推到一旁的石棉瓦上,用菜刀抵住其脖子说:“信不信我把你杀了”。这时,杨正华从旁边地上捡了木板打了周树财右脑勺一下。周树财转身提着刀要去砍杨正华,其急忙去抢菜刀,但周树财拿着菜刀乱舞,后其与杨正华把周树财手中的菜刀抢掉,抢菜刀的过程中,杨正华的右脚膝盖还被周树财砍了一刀。菜刀被抢后周树财要去捡地上的木板时,其踢了周树财的屁股上一脚并顺势把周树财按倒在地,杨正华就打电话报了警。
证人徐国亮证实,事发当日下午,其与袁超、杨正华到茂杰石棉瓦厂喝酒,后来准备离开时其要去上厕所,当其走到厂部院场中时,一起喝酒的一个男子不知什么原因就提着一把菜刀冲过来将其推倒在地,用菜刀砍了其左额头一刀,砍了左脚大拇指一刀。袁超见状就把那个男子拉开,后男子用菜刀抵住袁超的脖子,杨正华用一块像是板子之类的东西打了那个男子,后其将袁超拉开就与杨正华一起离开了。
证人罗昌虎证实,其系茂杰石棉瓦厂的工人,事发当天下午,其与不知姓名的两个工友和另几名男子喝酒,19时许,其上厕所回来时看到一个男子手里拿着一把菜刀,一起喝酒的人用木棒相互打起来,其看到后便去劝架,劝架过程中因其右耳下方被菜刀划破流血就没有继续劝架了。
证人李荣强证实,事发当日下午,其与袁超及其朋友到茂杰石棉瓦厂与其表弟周树财一起喝酒,后来其与袁超去上厕所回来,就看到周树财从宿舍拎了一把菜刀跑出来,用菜刀刀背砍了几下胖子(徐国亮)的脖子,其上前去抢周树财手上的菜刀,但未抢到,因其喝酒喝得太醉了一站起来就被推倒了,甚至其右手臂被菜刀划破都记不得了,至于周树财与袁超等人如何打架的过程也记不清楚了。
证人熊丽证实,其系周树财的女友,事发当天下午周树财、李荣强与一名叫“刀仔”的男子(袁超)等六人在一起喝酒,19时许,其与李荣强的女友去上厕所回来时,看到周树财与“刀仔”在争吵,后来周树财手拿一把菜刀打在一个胖胖的男子(徐国亮)额头上,该男子被打倒同时头上流了很多血,后来“刀仔”和另外一个像外省人的男子(杨正华)帮忙,李荣强见状也上去拉,拉扯了一会儿,周树财手上的菜刀就被人抢掉了。其还看到周树财先用一根木棒打着“刀仔”,后来“刀仔”和那名像外省人的男子不知谁找了约一米长的木棒打了周树财左边脸一棒,周树财就倒地不起。
证人叶培证实,其系李荣强的女友,事发当日下午,李荣强、周树财、罗昌虎、一个叫“花刀”的男子(袁超)、一个胖子(徐国亮)和一个稍瘦头发黄的男子(杨正华)一起喝酒,到下午6点左右,他们都不喝了,其回到自己住处,后来听到有人踢门的声音,其出门看到周树财手里拿着一把菜刀冲出去砍“花刀”,但“花刀”的那个胖子朋友上前来拉,周树财就砍了那个胖子头上一刀,后来,周树财手中的菜刀就被抢下了,至于周树财如何被木块打着头部的过程就没看到了,其看到时周树财已经倒在地上了。
9、被告人供述与辩解,证实被告人杨正华供述,2012年8月29日下午其与袁超、徐国亮、茂杰石棉瓦厂上班的三个不知名的男子在木乃河茂杰石棉瓦厂一起喝酒。19时许,其与袁超、徐国亮三人准备离开,但周树财拦住不让走,还与袁超因其他事情起了争执,后来周树财跑到房间里拿出一把菜刀准备砍袁超,徐国亮就上前拦住,周树财便将徐国亮推倒在地,砍了徐国亮头部一下。其见状打电话报警后上去拉劝,周树财转身将其推倒在旁边堆放的石棉瓦上,接着袁超来拉劝,周树财又用菜刀砍了袁超头部一下,在反复的拉劝过程中,当周树财把菜刀架到其后颈部时,被其反手抓住周树财拿刀的手,把刀夹在其两膝之间把菜刀的刀刃和刀柄折断,刀刃被周树财的老表(李荣强)捡走,刀柄还在周树财手中。后周树财到旁边拿了两根木棒向其与袁超的方向砸来被其躲开,其就从地上拿到一块木板,周树财接着冲过来要用木棒继续打时,其用木板打了周树财一下,打在周树财的头部,后周树财就被打倒在地,木板也被打断裂了,袁超要冲上去打周树财被其拦住了。其让周树财的女友把周树财带回房间睡觉,见警察还没到便再次打电话报警,后其与袁超和徐国亮到医院包扎,接着其就到派出所说明情况。
10、身份证复印件二份,证实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的身份信息。
11、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六十二医院卫生医疗收费票据二份、普洱市人民医院门诊收费收据二十三份,证实周树财受伤后被送往医院救治,支付医疗费共计人民币2463.96元。
12、住宿费发票五份、交通费发票十五份、餐饮费发票二十九份,证实周树财的亲属从景东县林街乡赴思茅区办理丧事支付伙食费2050元、交通费845元、住宿费210元。
以上证据均经法庭庭审举证、质证、认证,证据来源清楚,收集程序合法。被告人的供述与证人证言证明案发时,被害人周树财先手持菜刀砍伤、划伤杨正华、袁超、徐国亮等人,后杨正华等人一起抢下周树财的菜刀,以及被告人杨正华用木块将周树财打倒在地的事实,证据之间能够相互印证,本院予以确认。本案中,关于杨正华何时拿起木板打击被害人周树财的问题,证人熊丽证实菜刀被抢下后,看到周树财先拿着一根木棒打了袁超(对方),后不知被谁拿了一根一米长的木板打倒在地的证言,因证人熊丽与被害人周树财是男女朋友关系,与周树财系利害关系人,而其所作证言与被告人杨正华的供述相符,即对于杨正华抢下菜刀后,被害人周树财使用木棒再次侵害过程中,杨正华用地上的木板打击了一下周树财的事实,证据之间能够相互印证,本院予以确认。其余证据之间能够相互印证,本院予以确认。庭审中,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对被告人杨正华的亲属代为支付人民币12000元的事实无异议。
本院认为,被告人杨正华在其与同伴的人身遭受他人酒后使用菜刀、木棒等一系列连续性侵害之际,捡起地上的木板打了被害人周树财一下,因打击到头部致其死亡的行为,属于正当防卫明显超过必要限度造成的重大损害,系防卫过当。根据被告人杨正华事发时所处的环境、使用工具的对抗性以及打击的次数等,其对自己的行为致使被害人死亡结果的发生并没有预见性,属于过失犯罪,故被告人杨正华的行为构成过失致人死亡罪,应受刑罚处罚。被告人杨正华的行为系防卫过当,应当减轻处罚。被告人杨正华在案发时主动报案,犯罪后如实供述犯罪事实,系自首,可以减轻处罚。被告人杨正华提出,其系正当防卫,不构成犯罪的辩解意见,本院认为,由于被告人在实施正当防卫行为期间,明显超过必要限度造成了被害人死亡的重大损害,属于防卫过当,应当负刑事责任,故该辩解意见本院不予采纳。辩护人王伟刚关于周树财使用菜刀砍伤他人系行凶的行为,被告人杨正华行使的是无限防卫权,并未超过正当防卫的必要限度,属于正当防卫的辩护意见,本院认为,被害人使用菜刀造成杨正华等人的伤情均属轻微伤,且被害人手持的菜刀被抢下后使用木棒进行打击,该行为不属于行凶行为,被告人杨正华使用木板进行防卫时超过必要限度,应当承担刑事责任。故该辩护意见本院不予采纳。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周元学、凌发兰的诉讼请求中,医疗费2463.96元、丧葬费22540.50元(45081元/12个月×6个月)、家属从景东县林街乡赴思茅区办理丧事支付伙食费2050元、交通费845元、住宿费210元,合计28109.46元,有法律依据及有效证据证实,本院予以支持。本案中,被害人周树财对案发具有过错,应当自行承担30%的民事责任即8432.84元,由被告人杨正华承担70%的民事责任即19676.62元,被告人杨正华的亲属已向被害人周树财的亲属代为赔偿12000元,故被告人杨正华还应赔偿7676.62元。对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周元学、凌发兰的其余诉讼请求,因与法律法规规定不符,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三条、第二十条第二款、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第四十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六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杨正华犯过失致人死亡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2年8月30日起至2014年8月29日止)。
二、由被告人杨正华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周元学、凌发兰经济损失共计人民币7676.62元。上述款项于判决生效十日内一次付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云南省普洱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三份。
 
 
 
 
审 判 长            
审 判 员       宋 青 松
审 判 员       罗 卫 东
 
二0一三 年 七 月 二十四 日
 
书 记 员       后 永 芝
 
 

技术支持:北京华宇信息技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