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茅区人民法院司法信息网 > 指导性案例

正文

云 南 省 普 洱 市 思 茅 区 人 民 法 院 行 政 判 决 书

2017-12-31 15:08:52 来源: 本站

 云 南 省 普 洱 市 思 茅 区 人 民 法 院

 

行 政 判 决 书

 

(2017)云0802行初8号

 

公益诉讼人墨江哈尼族自治县人民检察院。

法定代表人祝文明,检察长。

住所地墨江县联珠镇太阳路7号。

委托代理人罗晓娅,墨江哈尼族自治县人民检察院代理检察员。

委托代理人彭发跃,墨江哈尼族自治县人民检察院检察员。

被告墨江哈尼族自治县林业局。

法定代表人陈俊,局长。

住所地墨江县联珠镇马肺山6号。

委托代理人王进,云南慧申律师事务所律师。代理权限为一般授权代理。

公益诉讼人墨江哈尼族自治县人民检察院(以下简称墨江检察院)因认为被告墨江哈尼族自治县林业局(以下简称墨江林业局)对拖欠松脂采脂权流让金收缴怠于履行法定职责一案于2017年4月5日起诉,本院于同日立案受理,于2017年4月6日向被告墨江林业局送达了起诉书副本、应诉通知书和举证通知,并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7年5月23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公益诉讼人墨江检察院的委托代理人罗晓娅、彭发跃,被告墨江林业局的负责人(副局长)艾云忠,委托代理人王进、王勇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公益诉讼人墨江检察院诉称:墨江检察院在履行职责中发现,2011年6月17日,墨江林业局根据《墨江哈尼族自治县人民政府办公室关于印发[2011年度国有林思茅松采脂权流转实施方案]的通知》(墨政办发[2011]81号)文件精神,在墨江林业局召开竞标会,经公开报价,王鸿洲以101元/亩/年的价格竞得位于墨江县通关镇清平村民牙石梁子(地名)标号为004号宗地的650亩国有林松脂采脂权.2011年8月5日,被告墨江林业局与王鸿洲签订了《墨江哈尼族自治县国有林思茅松采脂权有偿流转合同》,流转期限5年,从2011年8月10日至2016年8月9日。经进一步调查发现:在双方签订的合同上,被告将年流转金85850元,总流转金429150元错误为年流转金18870元,总流转金94350元。根据合同约定,王鸿洲于2011年8月5日交纳了3774元流转金,后被告发现合同错误,并未采取有效措施补签更正合同,及时收缴王鸿洲未缴纳的流转金,在王鸿洲拒绝继续履行合同的情况下也没有依法追究王鸿洲的违约责任。墨江检察院于2016年11月10日向被告墨江林业局发出墨检行公建[2011]4号《检察建议书》,督促墨江林业局积极履行职责,但墨江林业局未在规定时间内作出书面回复,也未采取有效措施收缴松脂采脂权流转金和追究王鸿洲的违约责任,致使国家利益和社会利益受到损害。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森林法》第十条“国务院林业主管部门主管林业工作,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林业主管部门,主管本地区的林业工作,乡级人民政府设置专职或兼职人员负责林业工作。”第十三条“各级林业主管部门依照本法规定,对森林资源的保护、利用、更新,实行管理和监督”,墨江林业局作为墨江县人民政府林业主管部门,对墨江县森林资源的保护、利用和更新,具有监督管理职责。《普洱市人民政府关于进一步加强和规范松脂采集管理的紧急通知》也明确规定“各县区人民政府对辖区内的松脂采集管理负总则,各级林业部门是松脂采集管理直接责任部门,负责辖区内松脂采集宣传教育、技术培训、监督管理、执法检查等工作。”墨江林业局对王鸿洲是否依法履行合同负有监督管理的职责,在王鸿洲不履行合同的行为发生后怠于履职,导致国有资源流失,森林资源得不到合理利用。根据《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授权最高人民检察院在部分地区开展公益诉讼试点工作的规定》、《人民检察院提起公益诉讼试点工作实施办法》第四十一条的规定,提起行政公益诉讼。请求:1、确认墨江林业局对王鸿洲长期欠交松脂采脂权流转金怠于履职的行为违法;2、判令墨江林业局继续履行法定职责,挽回国有资产损失。

公益诉讼人向本院提供的证据、依据有:

第一部分:国家和社会公共利益受侵害的证据:第一组:1、墨江林业局统一社会信用代码证书;2、《墨江哈尼族自治县国有林思茅松采脂权有偿流转合同书》、3、《通关马牙石梁子采脂权流转位置图》、《墨江县林业局思茅松采脂权流转竞标会议纪要》;4、云南省财政收入缴款书、收款收据、记账凭证、5、《普洱市人民政府关于进一步加强和规范松脂采集管理的紧急通知》(普政发[2011]81号);6、、《墨江哈尼族自治县人民政府办公室关于印发〈2011年度国有林思茅松采脂权流转实施方案〉的通知》(墨政办发[2011]81号);7、王鸿洲、黄剑、邱树发的调查询问笔录,证明被告在履行采脂权流转工作过程中,与王鸿洲签订的合同出现流转金额数额计算错误,未采取有效措施补签更正合同,在王鸿洲拒绝继续履行合同、未依法履行合同情况下未追究王鸿洲的违约责任。

第二部分诉前证据:1、检察建议、2、送达证,证明,墨江检察院发出检察建议书,墨江林业局仍未依法履职。

第三部分、国家和社会公共利益仍处于受侵害状态的证据:1、《墨江县国有林思茅松采脂权流转情况》、2、《墨江县国有林思茅检采脂权王鸿洲流转经营情况说明》、3、2017年3月17日对王鸿洲的询问笔录、4、对黄剑的询问笔录,证明墨江林业收到检察建议后,与王鸿洲进行了协商,在协商未果的情况下,未采取有效措施追究王鸿洲的合同责任,致使国家利益和社会公共利益仍处于受侵害状态。

被告墨江林业局答辩称,一、被告认可检察机关起诉要求确认被告怠于履行收缴采脂权流转金的行为违法,但同时也提出一些客观和历史原因,希望考虑从轻处理,从2011年至2016年的几年时间里,被告的负责人更换多次,频繁更换负责人导致工作交接中出现纰漏,工作对接不胆时以及其他原因致使被告未及时处理与王鸿洲等人的合同问题,被告的新任负责人才刚到任,对被告存在的历史问题不清楚,但得知被告存在未及时处理相关合同问题后,被告立即聘请律师,及时起诉合同相对方,履行被告的职责和依法采取措施保护国有资产。二、被告发现自己的问题,正在积极改正并履行法定职责,希望公益诉讼人撤回对被告的起诉。被告作为林业管理部门,负责保护森林资源等相关法律赋予的职责,但在合同关系中被告与合同相对方属于民事法律关系,双方处于平等地位,在合同相对人违约的情况下作为民事合同的一方只有通过诉讼的方式解决。被告知道合同相对方违约事实后,第一时间通过向墨江县人民法院起诉,第一时间履行自己的职责。根据《人民检察院提起公益诉讼试点工作实施办法》第四十九条的规定:“在行政公益诉讼审理过程中,被告纠正违法行为或者依法履行职责而使人民检察院的诉讼请求全部实现的,人民检察院可以变更诉讼请求,请求判决确认行政行为违法,或者撤回起诉。”本案中公益诉讼人要求确认被告怠于履职的行为违法和要求被告继续履行法定职责,对于确认被告的行为违法,被告已深刻认识到了自己行为的错误,在以后的工作中必将改正,另被告在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后第一时间起诉承包合同的相对方,积极履行法定职责,就履行职责过程中的情况被告可随时向公益诉讼人进行汇报,就履行职责的最终结果也会向公益诉讼人进行汇报,保证完全履行自己的职责。

墨江林业局向本院提交了相关证据、依据:第一组、《案件受理通知书》、《举证通知书》复印件,证明被告收到公益诉讼人的公益诉讼材料后,立即向墨江县人民法院起诉合同相对人王鸿洲,要求王鸿洲履行合同,主张采脂权的流转金及相关责任,收回国有资产,依法履行法律赋予的监督管理职责;第二组、民事起诉状1份,证明被告已就王鸿洲合同违约提起民事诉讼。

综合思茅检察院和思茅林业局的举证、质证意见,本院依法进行认证:公益诉讼人墨江检察院提交的证据材料,通过质证,被告墨江林业局对证据材料的关联性、合法性、真实性均无异议,属于共认证据,本院予以采信。被告墨江林业局举证的二组证据材料,因公益诉讼人对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认可,本院予以采信。

经审理查明,2011年6月17日,墨江林业局根据《墨江哈尼族自治县人民政府办公室关于印发[2011年度国有林思茅松采脂权流转实施方案]的通知》(墨政办发[2011]81号)文件精神,在墨江林业局召开竞标会,经公开报价,王鸿洲以101元/亩/年的价格竞得位于墨江县通关镇清平村民牙石梁子(地名)标号为004号宗地的650亩国有林松脂采脂权。2011年8月5日,被告墨江林业局与王鸿洲签订了《墨江哈尼族自治县国有林思茅松采脂权有偿流转合同》,流转期限5年,从2011年8月10日至2016年8月9日,流转金18870元,总流转金94550元。支付方式为,签订合同当日,王鸿洲交纳第一年度流转金额的20%,即3774元,年度剩余的80%在年底(2012年7月30日前)全部交清,金额为15096元,以后每年的流转金,王鸿洲在每年的第四季度末月20日前交纳30%,金额为5661元,其余70%在次年全部交清。王鸿洲于合同签订当日交纳了3774元,剩余转让金至今未交纳。墨江林业局在合同签订后,已将合同中约定采集松脂的松树交接王鸿洲。庭审中,墨江林业局自认与王鸿洲签订的《墨江哈尼族自治县国有林思茅松采脂权有偿流转合同》中约定的松脂流转金计算错误,但墨江林业局未与王鸿洲签订补充合同对流转金重新约定。2016年11月10日,墨江检察院向墨江林业局发出检察建议书,建议墨江林业局积极督促王鸿洲履行合同约定流转金,或通过协商解决,如协商不成,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墨江林业局书未回复。墨江检察院提起行政公益诉讼,1、确认墨江林业局对王鸿洲长期欠交松脂采脂权流转金怠于履职的行为违法;2、判令墨江林业局继续履行法定职责,挽回国有资产损失。

另查明,本案受理后,墨江林业局于2017年4月29日向墨江哈尼族自治县人民法院起诉王鸿洲支付松脂采脂权流转金林业承包合同,2017年5月3日墨江哈尼族自治县人民法院受理该案,该案正在审理过程中。

本院认为,根据《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授权最高人民检察院在部分地区开展公益诉讼试点工作的决定》和《人民检察院提起公益诉讼试点工作实施办法》第四十一条的规定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印发<人民法院审理人民检察院提起公益诉讼案件试点工作实施办法>》法发[(2016)6号]第十一条的规定,墨江检察院作为公益诉讼人对本案提起行政公益诉讼,主体适格。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森林法》第十条“国务院林业主管部门主管全国林业工作。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林业主管部门,主管本地区的林业工作。” 第十三条“各级林业主管部门依照本法规定,对森林资源的保护、利用、更新,实行管理和监督”,《普洱市人民政府关于进一步加强和规范松脂采集管理的紧急通知》也明确规定“各县区人民政府对辖区内的松脂采集管理负总则,各级林业部门是松脂采集管理直接责任部门,负责辖区内松脂采集宣传教育、技术培训、监督管理、执法检查等工作。”墨江林业局作为县级林业主管部门,对本辖区内的国有林松脂采集负有监督管理、执法检查的法定职责,是本案的适格被告。墨江林业局与王鸿洲签订《墨江哈尼族自治县国有林思茅松采脂权有偿流转合同》后发现金额计算错误,未与王鸿洲重新签订合同更正金额,在王鸿洲未按《墨江哈尼族自治县国有林思茅松采脂权有偿流转合同》约定时间支付松脂采脂权流转金(按合同约定,王鸿洲应于2012年7月30日前交纳当年剩余的流转金15096元,2013年以后每年的流转金,王鸿洲在每年的第四季度末月20日前交纳30%,金额为5661元,其余70%在次年全部交清),长期拖欠该款,墨江林业局未采取有效措施向王鸿洲催收,墨江林业局在收到墨江检察院的检察建议后,仍未采取有效措施对王鸿洲的违约行为作出处理,致使国家和社会公共利益在较长时间内仍属于受侵害状态,本院确认墨江林业局怠于履行法定职责的行为违法。墨江检察院的诉讼请求,于法有据,本院予以支持。

本案起诉后,墨江林业局已起诉王鸿洲支付松脂采脂权流转金,对王鸿洲的违约行为履行了部份职责,但该案正在审理中,王鸿洲的违约行为仍未处理,仍需墨江林业局民事诉讼中积极履行法定职责。被告墨江林业局仍应继续履行法定职责。

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七十二条、第七十四条第二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确认被告墨江哈尼族自治县林业局对王鸿洲长期欠交松脂采脂权流转怠于履职的行为违法;

二、责令被告墨江哈尼族自治县林业局对王鸿洲长期欠交松脂采脂权流转怠于履职的行为,继续履行法定职责。

案件受理费50.00元,由被告墨江哈尼族自治县林业局承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普洱市中级人民法院。逾期,本判决将发生法律效力。

 

 

 

 

审  判  长           刘 晓 玲

审  判  员           朱 格 志

人民陪审员           周 德 光

 

二 0 一 七 年 六 月  二  十 八日

         

书  记  员           查方艳

 

 

本案判决适用相关法律依据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七十二条“人民法院经过审理,查明被告不履行法定职责的,判决被告在一定期限内履行”

第七十四条第二款第(一)项“行政行为有下列情形之一,不需要撤销或者判决履行的,人民法院判决确认违法:(一)行政行为违法,但不具有可撤销内容的”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六十条“人民法院判决被告履行法定职责,应当指定履行的期限,因情况特殊难于确定期限的除外”

 

 

案件分析:根据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2016年7月19日作出,2016年8月1日实施的《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在我省部分法院开展跨行政区划集中管辖行政案件试点工作的方案》,我院集中管辖普洱市内的思茅区、宁洱县、墨江县、江城县行政区划内的基层法院管辖的一审行政案件。本案属我院跨行政区划集中管辖的行政案件,2016年3月1日起施行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印发〈人民法院审理人民检察院提起公益诉讼案件试点工作实施办法〉的通知》中,云南省属人民检察院提起公益诉讼案件试点,墨江哈尼族自治县人民检察院向我院提起行政公益诉讼,符合以上规定。公益行政诉讼为新类型行政诉讼案件,是为损害社会公共利益行为司法救济的新渠道,促使行政机关及时纠错和履行法定职责,达到监督行政机关依法行政和维护社会公共利益之目的。

本案中林业局长期对国有林松脂出让款交纳管理不到位,造成国有资产不能及时收回,人民检察院提起行政公益诉讼,经人民法院判决确认林业局长期欠交松脂采脂权流转怠于履职的行为违法;并责令被告墨江哈尼族自治县林业局对王鸿洲长期欠交松脂采脂权流转怠于履职的行为,继续履行法定职责。通过司法确认对林业局的不依法履职行为进行确认,并要求其继续依法履行法定职责,起到了司法监督行政机关因不履行法定职责造成国有资产损害的作用。


技术支持:北京华宇信息技术有限公司